陌鹿相逢

陌鹿相逢

  • 作者 / 葉莎
  • 出版社 / 秀威出版(秀威資訊)
  • 出版日期 / 2017-11
  • ISBN / 9789863264934
  • 定價 / NT$ 260
  • 優惠價 / NT$ 205 (新書79折,優惠期限至2018/02/01)
  有0人評分    分享:


臺灣詩學25週年個人詩集


本書特色

1.臺灣詩學25週年紀念,個人詩集系列之一。
2.台灣著名詩人胡爾泰、新加坡詩人卡夫、香港著名詩人秀實一致好評推薦!


買了這本書的人也買了


名人推薦

【總序】與時俱進•和弦共振──臺灣詩學季刊社成立25周年/蕭蕭

  華文新詩創業一百年(1917-2017),臺灣詩學季刊社參與其中最新最近的二十五年(1992-2017), 這二十五年正是書寫工具由硬筆書寫全面轉為鍵盤敲打,傳播工具由紙本轉為電子媒體的時代,3C產品日新月異,推陳出新,心、口、手之間的距離可能省略或跳過其中一小節,傳布的速度快捷,細緻的程度則減弱許多。有趣的是,本社有兩位同仁分別從創作與研究追蹤這個時期的寫作遺跡,其一白靈(莊祖煌, 1951-)出版了兩冊詩集《五行詩及其手稿》(秀威資訊,2010)、《詩二十首及其檔案》(秀威資訊,2013),以自己的詩作增刪見證了這種從手稿到檔案的書寫變遷。其二解昆樺(1977-)則從《葉維廉[三十年詩]手稿中詩語濾淨美學》(2014)、《追和與延異:楊牧〈形影神〉手稿與陶淵明〈形影神〉間互文詩學研究》(2015)到《臺灣現代詩手稿學研究方法論建構》(2016)的三個研究計畫,試圖為這一代詩人留存的(可能也是最後的)手稿,建立詩學體系。換言之,臺灣詩學季刊社從創立到2017的這二十五年,適逢華文新詩結束象徵主義、現代主義、超現實主義的流派爭辯之後,在後現代與後殖民的夾縫中掙扎、在手寫與電腦輸出的激盪間擺盪,詩社發展的歷史軌跡與時代脈動息息關扣。
  臺灣詩學季刊社最早發行的詩雜誌稱為《臺灣詩學季刊》,從1992年12月到2002年12月的整十年期間, 發行四十期(主編分別為:白靈、蕭蕭,各五年), 前兩期以「大陸的臺灣詩學」為專題,探討中國學者對臺灣詩作的隔閡與誤讀,尋求不同地區對華文新詩的可能溝通渠道,從此每期都擬設不同的專題,收集專文,呈現各方相異的意見,藉以存異求同,即使2003年以後改版為《臺灣詩學學刊》(主編分別為: 鄭慧如、唐捐、方群,各五年)亦然。即使是2003年蘇紹連所闢設的「臺灣詩學•吹鼓吹詩論壇」網站(http://www.taiwanpoetry.com/phpbb3/),在2005年9月同時擇優發行紙本雜誌《臺灣詩學•吹鼓吹詩論壇》(主要負責人是蘇紹連、葉子鳥、陳政彥、Rose Sky),仍然以計畫編輯、規畫專題為編輯方針,如語言混搭、詩與歌、小詩、無意象派、截句、論詩詩、論述詩等,其目的不在引領詩壇風騷,而是在嘗試拓寬新詩寫作的可能航向,識與不識、贊同與不贊同,都可以藉由此一平臺發抒見聞。臺灣詩學季刊社二十五年來的三份雜誌,先是《臺灣詩學季刊》、後為《臺灣詩學學刊》、旁出《臺灣詩學•吹鼓吹詩論壇》,雖性質微異,但開啟話頭的功能,一直是臺灣詩壇受矚目的對象,論如此,詩如此,活動亦如此。
  臺灣詩壇出版的詩刊,通常採綜合式編輯,以詩作發表為其大宗,評論與訊息為輔,臺灣詩學季刊社則發行評論與創作分行的兩種雜誌,一是單純論文規格的學術型雜誌《臺灣詩學學刊》(前身為《臺灣詩學季刊》),一年二期,是目前非學術機構(大學之外)出版而能通過THCI期刊審核的詩學雜誌,全誌只刊登匿名審核通過之論,感謝臺灣社會養得起這本純論文詩學雜誌;另一是網路發表與紙本出版二路並行的《臺灣詩學•吹鼓吹詩論壇》,就外觀上看,此誌與一般詩刊無異,但紙本與網路結合的路線,詩作與現實結合的號召力,突發奇想卻又能引起話題議論的專題構想,卻已走出臺灣詩刊特立獨行之道。
  臺灣詩學季刊社這種二路並行的做法,其實也表現在日常舉辦的詩活動上,近十年來,對於創立已六十周年、五十周年的「創世紀詩社」、「笠詩社」適時舉辦慶祝活動,肯定詩社長年的努力與貢獻;對於八十歲、九十歲高壽的詩人,邀集大學高校召開學術研討會,出版研究專書,肯定他們在詩藝上的成就。林于弘、楊宗翰、解昆樺、李翠瑛等同仁在此著力尤深。臺灣詩學季刊社另一個努力的方向則是獎掖青年學子,具體作為可以分為五個面向,一是籌設網站,廣開言路,設計各種不同類型的創作區塊,滿足年輕心靈的創造需求;二是設立創作與評論競賽獎金,年年輪項頒贈;三是與秀威出版社合作,自2009 年開始編輯「吹鼓吹詩人叢書」出版,平均一年出版四冊,九年來已出版三十六冊年輕人的詩集;四是興辦「吹鼓吹詩雅集」,號召年輕人寫詩、評詩,相互鼓舞、相互刺激,北部、中部、南部逐步進行;五是結合年輕詩社如「野薑花」,共同舉辦詩展、詩演、詩劇、詩舞等活動,引起社會文青注視。蘇紹連、白靈、葉子鳥、李桂媚、靈歌、葉莎,在這方面費心出力,貢獻良多。
  臺灣詩學季刊社最初籌組時僅有八位同仁, 二十五年來徵召志同道合的朋友、研究有成的學者、國外詩歌同好,目前已有三十六位同仁。近年來由白靈協同其他友社推展小詩運動,頗有小成,2017年則以「截句」為主軸,鼓吹四行以內小詩,年底將有十幾位同仁(向明、蕭蕭、白靈、靈歌、葉莎、尹玲、黃里、方群、王羅蜜多、蕓朵、阿海、周忍星、卡夫)出版《截句》專集,並從「facebook詩論壇」網站裡成千上萬的截句中選出《臺灣詩學截句選》,邀請卡夫從不同的角度撰寫《截句選讀》;另由李瑞騰主持規畫詩評論及史料整理,發行專書,蘇紹連則一秉初衷,主編「吹鼓吹詩人叢書」四冊(周忍星:《洞穴裡的小獸》、柯彥瑩:《記得我曾經存在過》、連展毅:《幽默笑話集》、諾爾•若爾:《半空的椅子》),持續鼓勵後進。累計今年同仁作品出版的冊數,呼應著詩社成立的年數,是的,我們一直在新詩的路上。
  檢討這二十五年來的努力,臺灣詩學季刊社同仁入社後變動極少,大多數一直堅持在新詩這條路上「與時俱進•和弦共振」,那弦,彈奏著永恆的詩歌。未來,我們將擴大力量,聯合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越南、緬甸、汶萊、大陸華文新詩界,為華文新詩第二個一百年投入更多的心血。

2017年8月寫於臺北市


---


【推薦序】從畫龍到逐鹿──葉莎詩歌的語言與技法/秀實(節錄)


  葉莎詩歌的語言與我的大相逕庭。我一直書寫著「以繁複的句子表達繁複的世相」的詩歌。並於一五年成立了「婕詩派」。葉莎則一直寫著那些簡短的句子, 以跳躍靈巧的風格觸動著廣大的讀者。
  近日讀亨利•拉西莫夫的《親愛的普魯斯特今夜將要離開》,普魯斯特在一封信中,這樣的寫道:「你(按:指讓•科克托)喜歡用令人眼花撩亂的象徵表現最高級別的真實,象徵包含了一切。」這句話的意思是,繁複的象徵語才書寫出最真實來。這裡談的雖然是小說,但我認為挪移於詩,也更適宜。應對這個滿佈虛假與混雜的世相,詩人筆下的繁複句子實有其必然。
  而我必得解讀葉莎應對「世相」的方法。她的句子,簡單剴切。可用競技場上的「一矢中的」來形容。葉莎這本詩冊《陌鹿相逢》,映進我眼簾至深處的作品是《雨夜訣別》。詩寫為亡夫更衣。此詩終必成為葉莎的代表作之一。詩句簡短,最長不過十二字,「彷彿生前穿越一個尋常巷子」。不論長短,詩歌看重的應是文字的力量。而嬌美柔弱的葉莎擁有這種力量。

  為亡夫更衣
  拔去點滴剝掉膠帶痕跡
  讓瘦瘦的手臂伸進來
  過大的袖子穿過去

  四行明瞭易懂,簡單不過,但在詩人的巧妙鋪排下,每個鉛字都含有極大的重量。其悲愴若此,令人不圖。大悲無淚,狂歌當哭的摰情深意,便即這般,令人折服。這個「笑」字,沉重如鉛似鐵,以致拈不起來, 錐於胸臆。忍卒讀。第二節非但波瀾不驚,更築構起一幅美好畫

  你依然安靜
  彷彿生前穿越一個尋常巷子
  風從另一端撲過來
  彼此聞到某種花香吧
  會意的淡淡笑著

  第三節我只談兩行,「起點時未知/終點時茫然」。那是葉莎的思維路數,明顯與我有異。這裡可以看到思維的方式對詩歌形式措置的影響,而形式的措置又是如何影響內容。

  葉莎式的    秀實式的
 1 起點時未知 1 起點未知,終點茫然
 2 終點時茫然

  調生命的「時間」與「結果」。這是詩人面對亡夫時的思維感悟。偏重於理與哲。接著的後二行「而一路晴雨不定的天氣/誰也記不清楚」,可作佐證。所以有此二行式。我則在書寫時,注重悼亡之情。起點未知,即不想過去,終點茫然,即偏執當下。其情緒混為一體,故以一行處理。語言相同而形式有異,便引致內容指涉的差別。新詩雖無定法,但其巧妙處,往往在於一字之取捨,或跨行之處置,優秀的詩人都瞭然心中。葉莎當不例外。
  末節更短,是一種咽哽式的淒楚。也有「語言無言」的意思。這是語言學上的一種悖論,意指最真確的語言其實並不存在,而語言愈少其意愈真。這與我繁複句子的主張恰好相反。我提倡繁複句子當中一個理由是,未穿越繁複的簡單語言是假象的陳述。葉莎在書寫時感到一種「述說」上的危機,她深知語言的局限,不足以述說其對亡夫的感情,於焉,她回歸到最簡單的對大自然的描述,僅僅一個詞:雨。這個雨字,本身為慣常的生活用語,但置放在這般有機的語境裡,便即詩歌語言。那是一個很精采的例子,去闡釋何謂詩歌語言。

  唯我深記
  選擇在夜裡訣別的亡靈
  屬雨

  我通過個人的創作經驗,與葉莎的詩歌語言作出對比。其情況一如上述。特別要指出來的是,詩歌語言即詩人的個性,詩歌的風格,並不可能是一種相同的路數,但無論是何種路數,都決不能停留於「對信息的準確傳達」上。法國保羅•瓦萊里Paul Valéry說:「詩意味著決定改變語言的功能」,大陸詩人于堅說:「詩歌語言是對理解力的直接對抗」。詩歌語言不在於讓人理解,而在於讓詩人自己理解。每個詩人都應在寫作過程中,尋找到一種專屬個人的「述說方式」。而這種述說,應與物象或心象盡可能的保持零距離。


---


【推薦序】藏好又洩漏──葉莎詩給我們的啟示/卡夫(節錄)


  四年前我就被葉莎的詩吸引,那時候她的詩還沒被太多人注意。我寫詩評也是從讀她的詩開始,不是因為後來我們成為好朋友,而是她那簡潔、簡單又簡短的詩句裡總是隱含著深刻的詩意,讀者不能膚淺的只讀它表面的意思,需要經過一番思考才能真正進入她的詩裡,這使得讀她的詩不但充滿趣味性,而且也極富有挑戰性。
  陳義芝(1953-)在〈女性詩人―臺灣女性詩學〉中提出了「女性詩」,他認為女性詩是指含攝女性主義思想、能反思女性劣勢處境、預報女性抗爭焦慮和映現女性自覺的詩。葉莎的詩與他所列舉這數十年的女性詩大相徑庭。由於生活環境的改變與時代變遷的不同,她的詩不像她的先輩們那樣詩寫社會結構中普遍存在的女性經驗。
  葉莎開拓了另一種「女性詩寫」。我讀她的詩,發現她很多的詩寫都是以自己居住的老房子為中心,儼然成為現代的田園詩。她是一個家庭主婦,她熱愛這個家以至這片土地,可是她並沒有讓自己的詩想受困於此。「老房子」是她詩的起點,然後向四面八方延伸出一首首韻味無窮的詩。
  〈其實我是一座房子〉這首詩可以視為她這一系列詩的序言。

  搭建自己之前
  想好鑿通出口兩處
  一個用來凝望羊群的低鳴
  一個用來讓你
  走進來又走出去
  留下真實的泥濘

  這首詩,篇名就直截了當地告訴讀者,她是一座房子。其實每個人都是一座房子,房子(外在型態)裡住著的是靈魂(內在的精神世界),她化身為房子,目的是要讓讀者可以自由進出她的詩想。
  她說「搭建自己之前/想好鑿通出口兩處」,一個是窗口,一個是門口。從窗口望出去是低鳴的羊群,這象徵著她所嚮往的田園生活。可是葉莎知道她的詩必須與天地接軌,這座老房子不能離群獨居,所以她歡迎有心人走進來又走出去,給她「留下真實的泥濘」。從這個角度去理解,我們就能明白為什麼她的詩寫得如此平易近人,卻又能觸動人心。
  葉莎究竟從這座老房子的窗口看到了什麼?我們隨手就能從她的詩裡找到答案。

  鄰居和我的屋宇
  隔著一畝田的距離
  彼此的窗裝滿寧靜的綠
      ―〈若時間寬得像河〉

  這是她的一種「和平生活,互不侵犯/只喜歡和風輕聲說話/若鳥飛過割裂影子也不以為意」(同上詩)。

  冬天回家
  門前無車馬
  兩株大樹依舊挺拔
  ……
  春天回家
  門半掩半開
  綠意發芽不停流淌
  ……
      ―〈一些屬鳥,一些屬雨〉

  看見一個像花布的村落
  輕輕抖動就聽見幾聲雞鳴
  過於高亢的雞鳴讓小路止不住蜿蜒
  ……
  遠處傳來幾聲狗吠
  不停汪汪與雞相問
      ―〈雞犬相問〉

  在這本詩集中,這些詩寫田園生活的詩比比皆是。葉莎雖已成名,身處紅塵中,但她還是堅持住在這座「老房子」裡,靜看人來人往,絲毫不為所動,執著地追求屬於自己的一個精神境界。


---


【推薦序】人間自是有情癡:與葉莎「陌鹿相逢」/胡爾泰(節錄)

  臺灣中生代傑出女詩人葉莎新出第四本詩集《陌鹿相逢》,本人有幸在它付梓之前拜讀,在驚歎作者的才情之餘,深受感動。因此不揣冒昧,抒發一些感想,筆書一些心得。
  這本集子有不少的悼亡詩,或是可作悼亡詩解讀的詩,讀起來特別感人。這不僅是因為至親的過世,本就椎心泣血,更因詩人以新詩的手法曲說自身的遭遇,倍加令人掬同情之淚。
  人世間最難過的事情莫過於生離死別,屈原〈九歌•少司命〉云:「悲莫悲兮生別離」,極言生離之悲;江淹〈別賦〉云:「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 言生離之使人魂銷魄散;歐陽修〈玉樓春〉詞有如下之句:「人間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亦言生離之所以悲苦,與風月無關,而與人的天生情性有關。除了生離之外,死別更加令人哀痛。中唐元稹〈遣悲懷〉一詩的末聯:「唯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和〈離思〉首二句「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是元稹悼念亡妻之作,哀感頑豔,傳頌千古。
  相對於古人以比較抽象的字眼來表達生離死別的哀痛,當代臺灣詩人葉莎以豐富的意象、多元的手法來表達對亡夫的思念。〈雨夜訣別〉一詩曲寫鶼鰈深情與思念之心:

  為亡夫更衣
  拔去點滴撥掉膠帶痕跡
  讓瘦瘦的手臂伸進來
  過大的袖子穿過去
  你依然安靜
  彷彿生前穿越一個尋常巷子
  ……
  細細的條紋襯衫
  寫滿了此生的路
  ……
  而一路晴雨不定的天氣
  誰也記不清楚
  唯我深記
  選擇在夜裡訣別的亡靈
  屬雨

  在這首詩當中,詩人以「穿越一個尋常巷口」來比喻給亡者穿壽衣,再轉喻到「寫滿了此生的路」,更從路上的晴雨不定,來比喻一生的風風雨雨(人生猶如旅途),並從風雨轉到亡者病逝的雨夜,因而緊扣了主題。「雨」不僅是實景的描繪,更是淚水的隱喻。此詩環環相扣,詩人娓娓道來,彷彿訴說一個故事、一個夢,卻讓人有說不出的哀感。
  〈雨夜訣別〉一詩中所出現的「路」的意象和「雨」的意象,在此集別的詩當中也屢見。例如「一樣一樣沿路拾起的/又一樣一樣丟棄」(〈尋人啟事〉首節)。
  「極樂成為一雙又一雙鞋子/路上應無風雨/不停啾啾的應是燕子」(〈但願人長久〉);「秋天開始流動/有人在窗內看一條小路/獨自通往雲」(〈悄悄之最深〉);「沿路都是追趕的雨聲」(〈所有的荒涼都閃亮〉)等等皆是,它們之間呈現「互文性」(intertexuality)。而「(極樂)路上應無風雨」更對應了此生的風風雨雨,也顯示了蘇東坡式的達觀:「也無風雨也無晴」(蘇東坡詞〈定風波〉)。

簡介

「葉莎的詩可以說兼具理性、知性和感性三者,而前二者都為『感性』服務或鋪路,她的詩從而掌握了詩的本質:抒情,但不濫情。」──台灣著名詩人胡爾泰
  「她那簡潔、簡單又簡短的詩句裡總是隱含著深刻的詩意,讀者不能膚淺的只讀它表面的意思,需要經過一番思考才能真正進入她的詩裡。」──新加坡詩人卡夫
  「唯一令語言強大的,是意象。從《伐夢》、《人間》到這本《陌鹿相逢》,葉莎的詩植根於台灣這方沃土,一直在強大。」──香港著名詩人秀實

  《陌鹿相逢》共收錄兩個專輯〈整座海都在移動〉與〈若時間寬得像河〉,前者寫人世的變遷和變遷之後的衝擊,後者則是在這段時間之內發生的許多事,生活中的雲煙或水草,心情的痕跡。以「呦呦鹿鳴,食野之苹」形容葉莎其人其詩,貼切不過。

作者簡介

葉莎

  《乾坤詩刊》總編輯,曾任《季之莎新詩報》發行人。得過桐花文學獎,臺灣詩學小詩獎,DCC杯全球華語大獎賽優秀獎。出版個人詩集《伐夢》、《人間》、《時空留痕》、《葉莎截句》,北美雙語合集《彼岸花開》,杭州女詩人合集《花弄影》,與秀實合編《風過松濤與麥浪──台港愛情詩精粹》,主編《給蠶:新詩報2016年度詩選》。

目錄

【總序】與時俱進•和弦共振―臺灣詩學季刊社成立周年/蕭蕭
【推薦序】從畫龍到逐鹿―葉莎詩歌的語言與技法/秀實
【推薦序】藏好又洩漏―葉莎詩給我們的啟示/卡夫
【推薦序】人間自是有情癡:與葉莎「陌鹿相逢」/胡爾泰

▐ 卷一 整座海都在移動▐
整座海都在移動
之間
尋人啟事
枇杷
但願人長久
三行
大夢
有霧
午睡
醒來
晚年
生日
雨夜訣別
塵與塵
你是一個池子
睡蓮
每一座屋宇與水同名
陌鹿相逢
我進入的海
島語
這雙手,永遠無法洗淨嗎
夢中水母

悄悄之最深
桔子樹
船說
憶冬日看雪
詩崩
破繭之日
第五階海洋
昨日之海
也是一種蟲
日落煙城
施工
栖息
大斑魚之死
夏日流螢
凡神祕的都在門後
水是窗外
在猴硐
以鴿止戈
所有的荒涼都閃亮
流蘇
大海是我的百褶裙
藏好又洩漏
蘋果
季節是一種水位
相生相害
我在你的傷口題名
集體懷孕
小院子
瘦瘦芒草弱弱的鳥

▐ 卷二 若時間寬得像河▐
若時間寬得像河
在雲記書齋
在海邊遇見一隻貓
嵐山渡月橋
琵琶湖
裂帛
你若問路
妳明白雨的去處
像母親裁改舊衣
此生細碎如枝枒
其實我是一座房子
冷語夜
賞鶴
稻子熟了
一些屬鳥,一些屬雨
這座島必會想起那座島
林海茫茫
鞋子記得

另一種黃昏
曲終
運動場
無處可桃
鞠躬•近翠
雞犬相問
冬深似海
在荒野移動
另一種火

在意象的葉鞘
冷•不冷

向日葵
四月的神情
掌燈
最好清脆如山林
軟風景
雨,穿著藍白拖

蓋自己的房子
東引燈塔
在蘭嶼
在大埔
今日之船
淚是無數果實
一帶一鷺
黃昏再生
羽狀側脈的黃昏

【後記】


最新評論

會員評鑑等級 我要寫評鑑

無。

無。

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