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的極限,視界的開端

2016-07-09 at 01:45   發表人:李肯特
慧能的柴刀--靈術師偵探系列

慧能的柴刀--靈術師偵探系列

  • 作者 / 舟動
  • 出版社 / 要有光(秀威資訊)
  • 出版日期 / 2016-07
  • ISBN / 9789869165587
  • 定價 / NT$ 320
  • 優惠價 / NT$ 288
分享:
  

現代文明幾乎是建構在科學的發達之下,從工業革命到現在的4.0時代,因著科學的研究到科技的發展,多數人得以過著優渥與舒適、便利的生活。

發源在工業革命之後的推理文學,最講究的要點,就是邏輯合理且有足夠的確證,而這和科學的研究與進步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隨著科技的進步,許多在古典推理小說無法驗證的證據,逐漸可藉由科學證據來檢驗其間的因果關係,而這也讓許多只有心因性動機的嫌疑犯,因著實證而不得不被名偵探的推理所折服。

然而科學是否真的萬能到足以解釋所有一切未明、不詳或讓人費解的事物?

麗萍的女兒瓊玉因著不明緣故反覆發燒,而各種先進的醫療都無法檢查出其內在有哪些病徵,麗萍只得跟論及婚嫁的男友柏然在醫院輪流照顧瓊玉。在一次的際遇下,柏然遇見一個奇特的中醫師倉城,向柏然解釋一堆莫名所以、中醫對於脈象的看法之後,最後只丟下「你知道什麼是離魂症嗎?」這樣的問句之後就離開了。

另一方面,篤信科學的藥廠業務婉霖,認為一切事物都可以用科學來解釋,然而這樣的她卻碰上難解的謎題:一個自稱在橋上撞鬼的好友晶茵來訪,從那天起她的兒子俊毅晚上一定發燒,但白天卻仍可以活蹦亂跳。從兒子的轉述中,發現有個穿著咖啡色衣服的老伯纏著他,而且也可以在俊毅的後頸發現泥土!

到底發生在兩個小孩子身上的異象起因從何而來?而兩個原先沒有交集的家庭又將如何揭開這樣奇特的因緣?

《慧能的柴刀》藉由兩個小孩瓊玉與俊毅,讓我們看到當代醫學的極限,與科學的無能為力。正如篤信科學的麗萍,跟靈術師劍軒之間的言語攻防中所提到的,「光會產生陰影」,科學固然可以解釋眾多事物之間的前因後果,卻仍有其無法明確驗證的存在。臺灣傳統民間信仰中,當小孩子看到髒東西時,家長多半往往會憂心忡忡地帶著孩子去廟宇裡收驚,藉由符水與唸咒的效果,許多遭受驚嚇的孩子,似乎也會因此而好轉,恢復為原有的精神與健康。

只是,這在科學裡都因為無法解釋,也就往往略過不論。

但不論,不代表未知的「ㄊㄚ」不存在。

小野不由美的《東亰異聞》,背景設定是在江戶時代之後,受到維新運動的啟發,而開始邁往崇尚科學的現代化。然而潛藏在四周的未知,卻沒有因為文明的開化而不見,只是躲藏在黑暗之中,等待著適當的時機再度展現他們的能耐。

舟動在《慧能的柴刀》中,走出了一種迥異於西方的推理經典,但又不太像日式懸疑小說(如三津田信三很有個人風格的民俗作祟相關著作),結合了中醫論點,重新以不同的角度來詮釋中醫關於未知之病因,讓讀者看到關於「祟病」之間的可能連結。

舉例來說,以往親人生病或過世,都會希望家族裡的所有人都能前來集氣或探視最後一面,然而當代其實並不鼓勵讓小孩子頻繁的到醫院去探病,或參加喪葬儀式。另外也比如在探究或偷盜古埃及金字塔內部的人,有些人竟然因此染上未知的疾病,甚至因而死亡!

作者藉由書中人物劍軒、倉城、婕妤三個對於未知領域的解釋,讓我們再次深刻的體會到,科學既然並非萬能,在解釋各種難解的問題時,吾人是否仍只願存有單一的觀點去看待這一切?或者願意保持開放的心胸去理解到,也許這世上不能以科學解釋的東西仍舊所在多有,那麼是否能不囿於科學知識,對這些未知保持著適切的關注與態度?

本書的中醫理論介紹的非常精彩,可見作者舟動實然下過一番功夫去研究、請教相關領域的佼佼者,雖然這也讓讀者得花更多心思去理解,讀起來難免會對故事內容感到比較破碎。然而從臺灣民俗的角度來看,本書卻不得不令人大大的推崇與支持,畢竟先民的智商與見識或許不如當代的我們,但他們的智慧卻仍將是照亮我們去理解未知存在的那道光。

最後再額外說說幾點我喜歡這本書的原因吧。

第一,本書的故事背景在高雄市,些微提及鹽埕、高醫等地方,都是我大學時代的生活場域。而靈術師劍軒的居住地大樹,以及事件發生地高樹、六龜、五公山等地方,則是現在工作上,所常常會出沒的地點!雖然知道是虛構的故事,但在大樹山區行走時,偶爾還是會浮現「或許靈術師就居住在這條路上?」這樣的想法!

其次,劍軒提到幾次言靈的力量,以及對於未知的態度,以下這段對話是我覺得很有意思的:

  只要能運用語言的力量,讓某種觀念進入對方的意識中,進而改變對方的思想與作為,達到所求的目的,那種觀念到底是真是假,對靈術師而言根本不重要。
  婕妤嘆了口氣,說:「到頭來,還是無法明確解釋羅小姐在橋上的遭遇。」
  『小妤,不需要解釋,把它當成是現象即可。』劍軒趴地,勉強吐出了一句。
  「可是……」
  『以人類的視角和現階段的能力而言,很多事情本來就無從解釋。』
  嗯,說的也是!……劍軒主張的應該是,人類無法脫離主觀視角,所以我們遇到很多不明狀況時,又加以科學力有未逮的限制條件下,只能盡量客觀去描述,當成一種「現象」先記錄下來就好,未找到充足的證據之前,不需要過分引申或過度解釋。

再者,本書之所以取名《慧能的柴刀》,因著劍軒的住宅客廳裡,就掛著一幅《六祖伐竹圖》。無論是寓意「活在當下」,或有其他的詮釋,對於禪畫的理解也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每個人的需求、觀感不同,不也是我們得要謙卑地去理解、同理別人的最主要原因?

最後,期待能有機會再次看到劍軒等人的活躍啊!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