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畫:對話

  • 作者 / 辛金順 著,陳琳 繪
  • 出版社 / 釀出版(秀威資訊)
  • 出版日期 / 2016-07
  • ISBN / 9789864451234
  • 定價 / NT$ 360
  • 優惠價 / NT$ 270 (優惠期限至2021/02/28)
  有0人評分    分享:
  按讚:


洗去暮色的塵埃,水草
伸張四肢
將一溪的流水旋轉成天籟

身體內沾滿了水,安靜
澄明,溫柔的呼吸
如果實
隱藏著甜密

   ──〈水草〉


本書特色

詩人辛金順55首最新詩作,結合畫家陳琳55幅飽滿鮮活的精美彩畫,以詩神入畫中,展開生命與生命精彩的對話。


買了這本書的人也買了


名人推薦

【理想詩人之路--序辛金順《詩/畫:對話》】林建國(國立交通大學外文系副教授)
  一個理想的詩人是怎樣的詩人?詩的理想狀態我們知道,詩人的理想狀態呢?
  閱讀辛金順的詩,這些問題自個浮起。可能因為看見詩人的詩,進入了一個理想的狀態。是怎麼開始的?或許可從一個不起眼的細節,一個詩人所關注着的「技藝」公案談起:格律。

1
  辛金順在他〈現代詞八首〉的〈後記〉寫道:「新詩在五四時期,曾經歷了格律派的聲韻鍛鍊,也就是以中文特有的節奏韻律,……展現詩的音樂性美感。這些詩人提倡詩的格律,主要是為了反撥胡適等自由派的『話怎麼說就怎麼寫』的白話詩,……[否則]會造成口水氾濫,以致詩魂散逸。」
  今天重提格律,顯然詩人認為,詩的音樂性還有努力空間。等於也在默認,胡適發動的白話新詩革命,大勢底定,否則今天格律這件事,不致如此低度開發。輕格律而重意象,是為胡適當年主打論調,靈感借自美國意象詩派。王潤華在他《中西文學關係研究》一書,綜合梁實秋、方志彤、周策縱、夏志清等人所見,指出胡適的新詩典範,尤其他1916年的「八不主義」,受到了意象派詩人龐德(Ezra Pound)1913年〈幾種戒條〉(A Few Don’ts)和羅威爾(Amy Lowell)1915年的〈意像派宣言〉(Imagist Credo)等人的影響。這番理論周濟,胡適始終沒有承認,倒是他曾露出口風說:「凡是好詩,都能使我們腦子裡發生一種―或許多種―明顯逼人的影像。」王潤華論道:「這不是意象派的精神是甚麼?」如果新詩血統可以這麼認定,則一開始,中文新詩就是現代詩(modernist poetry)。後續發展,可視作美國現代詩在中文世界的開枝散葉。
  雖此,胡適當年主張之激進,仍非比尋常。在他轉借意象派說法之際,意象派才剛在英美詩壇冒出小頭,未成主流意見。據王潤華,一干留美中國學者如梅光迪與胡先驌,對英語詩稍有涉略者,均大力反對胡適,認為意象派的所謂「自由體」實為自由落體,是在自取滅亡,這種白話詩大大不可。但胡適放棄格律的心意非常堅定,並且另有根由。王潤華從《胡適日記》還原事證,指出1915年初,胡適在康乃爾就學時寫過一首英文商籟體詩(sonnet),邀請農學院院長裴立批評。裴立讀後,「勸胡適多試驗自由詩,並指出商籟體的格律限制太多,不易自由發揮。裴立這三言兩語似乎對胡適留下極深刻的印象」(王潤華語)。
  事後的發展我們都知道了。中文新詩並非沒作格律嘗試,但1949年以後,傳往台灣的新詩,除了少數詩人的音聲努力,走的是英語現代詩的路徑。驚奇的意象、大膽的譬喻(conceit),理念上與意象派的龐德、新批評傳統的艾略特遙相呼應。中文新詩藉着這番現代詩洗禮,終在冷戰的年代裡開出自創的格局。浪漫詩常見的敘事體,動輒上達千行萬行之作,因飽受艾略特等人抨擊,在英語詩裡幾近絕跡。中文詩亦步亦趨,走的亦是短小精悍路線,不再經營的還有格律。
  回到商籟體的問題。西方現代詩就不經營了嗎?幾個反證。文學現代主義一般認為發端自波特萊爾,他1861年版的詩集《惡之華》,計有三成五以上詩作是格律嚴謹的商籟體,佔的比率不小。最有名的一首〈應和〉(Les Correspondances),作為現代詩開山之作,就有戴望舒的中譯作了精緻的音聲實驗,細心保留了商籟體的格律,迄今未見有其他中譯足以匹敵。現代主義抵達顛峰的1922年,德語詩人里爾克寫有《致奧菲斯之商籟體》(Sonette an Orpheus);1959年智利詩人聶魯達出版了《一百首愛情商籟體》(Cien sonetos de amor)。回頭細讀葉慈、龐德、艾略特三家英語現代詩,同樣發現他們對於音聲的經營並不含糊,只是被他們的自由體詩藏得天衣無縫。三人還有一個共通源頭:莎劇。莎翁寫的商籟體自成一家;他的「話」劇雖不押韻(採無韻體詩寫作),但格律與商籟體同(採抑揚五步格),人物對白偶爾還藏了一首兩首格律工整的商籟體,演出時聽不出來,如《羅密歐與茱麗葉》的開場,《李查三世》第三幕第六景。情形很像唐詩最上乘的絕句,最口語的又往往最符合格律。同樣地,波特萊爾、里爾克、聶魯達的商籟體,若用原文朗讀,聽來就跟說話一樣。令人啟疑,如果不是格律,詩恐怕還無法呈現如此的自由。


(中略)

4
  辛金順出版了八部詩集,《詩/畫:對話》是第九部。如此漫長的詩齡裡,入詩題材多如恆河沙數,不只前述幾項。為了記錄自己身世,他寫過〈家族照相簿〉與〈記憶書冊〉等動人的組詩,歷史的厚度層層堆疊。他並為家鄉寫下〈吉蘭丹州圖誌〉,也為台灣寫了〈雲林市鎮詩圖誌〉。既寫「愛情絮語」,也寫〈反戰詩五首〉。詩名如〈航向〉、〈遠逝〉、〈逃行〉,說明詩人不斷移動,留下眾多旅行印象,如〈閱讀北京〉、〈金門三品〉。出身中文系,嘗與古人遊,生出〈行/草五帖〉、〈心經〉、〈古詩變奏曲〉等璣珠之作。詩的風格多變,以致風向不可預測,許是詩人學習不懈,持續實驗,包括嘗試不再有人經營的格律,用〈現代詞八首〉打造宋詞的遺韻。瞬息萬變的詩風,翻來覆去的風景,證實詩人技藝爐火處在純青的熔點。辛金順看似沒有特定風格,其實是沒有被定型了的風格。難怪詩人在市場上的賣相很難討喜,少有抓住眼球的亮片。以致今日,他詩作上的成就,沒有受到廣泛的注意。
  或許應該反問:成就如此,反被低估,是怎麼辦到的?這部《詩/畫:對話》裡或可尋得局部解答。書描摹的是陳琳在中南半島所繪的油畫素描,憑藉這些寫實畫作,金順的詩一同進入尋常生活,畫裡詩中隨着萬物回歸事物的恬靜。連書中各個詩題都顯得安靜,如〈紡紗〉、〈守待〉、〈甜美的沉睡〉。甚至詩題簡得不能再簡,八成以上僅用兩字,如〈負軛〉、〈浴禮〉、〈磨日〉。以致萬籟俱靜,與恆常廝守。之前詩人並非沒寫過華麗絢爛的詩―絢爛之外,更有忿怒的詩、抗議的詩,針對不公不義極盡嘲諷之能事。然而這本詩集裡,詩人卻歸隱到尋常百姓之家。是怎麼辦到的?
  以詩論詩,集中各首並未超越詩人過去的技巧試驗。但速寫色彩更濃,更隨興,詩人厚實的情感更具體溫,更可親近。也因如此,各篇詩作皆閃耀着靈光,〈祭祀〉便寫道:

   頂著一籃信仰,神的光/讓幸福,一階梯/一階梯/從山上搖晃到了人間/清晨的露珠卻沾滿法喜/如天地走在/虔誠的瞳孔裡面

神聖之外,詩人並不避諱大自然裡湧動的情色,如〈水聲〉:

   終於妳讀懂了水的唇語/剝開時間/欲望叫出妳的名字/雲和雨/都流成波瀾壯闊的風景

但更多時候,詩人真正不避諱的是平白的口語,直敘他的感傷和依戀:

   貓都回家了/那些出走的影子/還會回來嗎?(〈還會回來嗎?〉)

這樣的詩句拙樸,幾無修飾,如被詩評界錯過,不會令人意外。然而整部集子帶來的感受,就是出奇地讓人溫暖安定。單從目錄閱讀詩題,就有鎮靜的效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詩人看見了什麼?

  傳統詩評,尤其功能止於分辨詩句好壞的一種,未必就能解開此處詩人寫作的動機。當詩人作了某種決定,造就安靜作為一種景致、一個美學效應,便已非出自單純審美經驗,而是某種植根於倫理的判斷。我們知道,能透過語言操作,翻新人的經驗與感受這種能力,不是詩的專利。「非詩」的廣告文案、政治宣傳等等,一樣可辦得到。如果詩的能力,在於透過語言「無中生有」,則政治語言同樣也在「無中生有」(階級對立、族群撕裂,都屬這類造業的「無中生有」)。怎麼分辨?答案就是進入倫理。《詩/畫:對話》的出現,提供了這個契機。
  於是,傳統詩評如果錯過這部詩集,錯過的不會只有詩集本身。這類詩評,通常僅在意辨別好詩壞詩,並不考慮審美、倫理如何接縫。只要挑出詩句優劣,任務便算完成。其間,只要詩評位居主導地位,確認了自己作為詩評的重要,任務一樣可宣告結束。詩呢?詩不重要,詩沒有主權,詩的存在只為了詩評。但是我們能否轉換倫理立場(而非站在詩評的審美立場),想像一下:有些詩,並不寫給詩評,未必寫給詩評?像情詩,寫給情人;童詩,寫給小孩;讚美詩,寫給神;追悼詩,寫給亡故的人們。他們讀或不讀,沒人知道。就算他們願讀,並不排除,有的情詩寄不出去,有的童詩,小孩無法理解。詩評家此時願意接手閱讀,作其好壞批判,我們沒有意見,但不會改變一個事實:這些詩仍然不是為了詩評而寫。金順的《詩/畫:對話》應作如是觀:他的情詩,寫給跟萬物一樣寂寞的生命,童詩,寫給清寒生活裡無法迴避的蒼茫。辛金順詩藝之精進,無人可以否認,但寫詩順手拈來,在意的是寫作對象甚於詩評,說明詩人的自信。並也說明詩人理解,對於詩本身,還有比評價更重要的事。而這些事遠為急迫,無法等候。作了如此決定,詩人也就涉入倫理的界域。

(下略)

簡介

馬華詩人辛金順的最新詩作,結合中國畫家陳琳樸實豐厚的畫作,呈現出五十五組詩與畫的精彩對話!畫作多數描繪寮國村民、兒童、比丘們和少數部落民族的鄉間生活型態,亦有少數畫作呈現台灣高山族和東馬原住民的狩獵情景,體現出生活樸實的自然情態與純真可貴;詩作則牽引出回憶裡的故鄉、童年、生活與夢,像是一些走過時間的老人和故事,生和死。詩人說,「似乎,那裡頭,都有時代火光的炯亮和陰影,不斷明滅;都有了詩的聲音,輕輕在塵揚的大地上唱起。或許,詩與畫的交會與交錯,是一種生命體現的歷程。是思與詩的迴盪。」

作者簡介

【詩作/辛金順】
國立中正大學中國文學博士。曾任教於國立中正大學和南華大學、馬來西亞拉曼大學中文系。曾獲馬來西亞海鷗文學獎新詩首獎、中國時報新詩首獎、台北文學獎新詩首獎和散文優選獎等。著有詩集:《風起的時候》、《最後的家園》、《詩圖誌》、《記憶書冊》、《說話》、《注音》、《在遠方》、《時光》;散文集:《江山有待》、《一笑人間萬事》、《月光照不回的路》、《私秘語》;論文集:《秘響交音──華語語系文學論集》,論著《存在、荒謬、知識份子──錢鍾書小說主題思想研究》、《中國現代小說的國族書寫──以身體隱喻為觀察核心》及主編《時代、典律、本土性:馬華現代詩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時代新書:中國現代小說選讀》等。

【繪畫/陳琳】
1957年生於中國四川省瀘州市合江縣先市鎮。在新疆塔里木大漠中度過童年,1978年考入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第一師範美術專業學習繪畫,1980年在新疆和碩一中任美術教師,1984年調至江蘇省姜堰市文教局工作,1986年在南京藝術學院美術系學習油畫,2003年到寮國從事油畫藝術創作並開畫廊至今。畫作多被歐、美與亞洲各國大學藝術館與收藏家購藏。

目錄

理想詩人之路--序辛金順《詩/畫:對話》/林建國
詩與畫的相遇/陳琳

【輯一:象外象】
花和砲彈  
紡紗  
山販  
母韻  
浴水  
河景  
野趣  
牛車  
時光靜美  
夜戲  
紀念  
休憩  
祭祀  
水花  
守候  
狩獵  
最後的部落

【輯二:觀妙悟】
小沙彌戲讀  
渡江  
等待  
布施  
開示  
趺坐  
虛空獨坐  
水草  
母經  
運行  
物語  
還會回來嗎?  
水聲  
藏物  
甜美的沉睡 
負軛 
豐收 
趕集 
鄉暮 

【輯三:賦比興】
童話  
午習  
小孩與彈珠 
郊餐  
洗禮  
杵  
賣筍 
織衣 
回家 
山路 
一條蜿蜒的河川
閒話  
山鬼  
深雪  
大象  
磨日  
少女  
歸來  
消逝的獵場 

後記 詩與神會,意與境同/辛金順  
詩作刊載年表


最新評論

會員評鑑等級 我要寫評鑑

無。

無。

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