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細商人的眼光

2017-04-23 at 23:43   發表人:李肯特
清藏住持時代推理:當和尚買了髮簪

清藏住持時代推理:當和尚買了髮簪

  • 作者 / 唐墨
  • 出版社 / 要有光(秀威資訊)
  • 出版日期 / 2017-04
  • ISBN / 9789869429856
  • 定價 / NT$ 260
  • 優惠價 / NT$ 195
分享:
  

想像著一百年前的臺灣風情,作為臺灣南部的經濟重鎮府城(即今臺南),五條港地區是通商貿易最發達的地方,附近的運河肩負起來臺物資的出入口,應當是熱鬧非凡的。

如果以這個人來人往、臺灣的門戶、人文與經貿薈萃的府城為主角,可能產生怎樣的推理故事?故事從一個賣什細、雜貨的阿仁兄周遭展開,藉由他跟清藏律師兩人的走訪、探查,抽絲剝繭地解決各式難題。

【洗手巾之歌】運河中發現一對疑似殉情的男女,女方是青樓女子,可男方卻沒人知道其來歷,只知道他是最近才來到府城;每晚都可以從女方的房內聽到唱得興起的客家山歌,而今卻不知怎地竟與他人互相綁在一起,並橫屍在運河上?

【二林金錶案】阿仁給表妹及其丈夫各一隻金手錶,作為結婚賀禮;而表妹夫自從說要去日本投資後就渺無音訊,其二林同鄉也不知道其行蹤;阿仁與清藏律師兩人前往二林找線索,卻在意外的地方發現他給表妹夫的金錶。

【蕃婆假燒金】法會結束後,居然在桌上出現了一副陽具?而平日橫行街頭的豬肉販,卻已經好幾天沒出來做生意了,然而其老婆卻不斷地在清洗包豬肉用的荷葉,彷彿才剛使用過?

【和尚藏髮簪】清藏律師的同門禪師自殺,恐將成為佛教汙點,轉而低調地前往臺北處理;阿仁兄從老鴇處得知有人利用他的名號做擔保贖了青樓女子,而不得不前往臺北討債,卻意外在他人住處發現一襲僧袍;本以為不相關的兩個案件,似有關連?

作為一個南部人,中文與臺語並用是基本技能,而今從唐墨的《清藏住持時代推理:當和尚買了髮簪》中,看到對白中偶爾可以看到那種語言夾雜的混用,心中就有些親切感。

另外阿仁兄與清藏律師活躍的地點主要在臺南府城(根據個人的理解,大概以現在的金華路、安平路為主要路段,從鹽埕到民權路附近為其活動範圍,行政區上屬於中西區、安平區)、彰化二林、臺北等地。

閱讀時代小說,總得回歸到當時的民情才比較能得知其況味,唐墨所創造的每個角色躍然紙上,彷彿活生生地在我們面前展演他們的生活。作者很巧妙地藉由賣什細的阿仁兄的眼,帶我們領略著府城生活的每一個眉角。而阿仁兄的角色也恰如其分,什細商人見多識廣,人脈也多,八面玲瓏的經商手段讓他在每個案件都能找到突破口,是個很盡本分的華生;清藏律師則老歸老,雖然在日常生活的打理上不在行,面對事件總能獨具慧眼地找到案情的癥結點,是個很親人的福爾摩斯。

在唐墨的筆下,近百年前的風光略可見一般:運河岸商家林立,因著經濟活動的發達,也有幾間青樓,而高單價的料亭,也潛藏在四處。商售的繁忙,讓人汲汲營營於日常事務。同時在第三篇也略可見余清芳抗日活動對於臺灣人民生活與宗教上的影響。

若要說本書可以再斟酌的地方,大概是某些單位用詞吧,書中「町」出現了好幾次,雖然知道是距離單位,但一時半載也不知道到底主角走了多遠。除此之外,能從不同角度理解自己生長的地方,是件很讓人開心的事!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