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長調‧十五日之思念小冊

  • 作者 / 張至廷
  • 出版社 / 釀出版(秀威資訊)
  • 出版日期 / 2015-05
  • ISBN / 9789865696931
  • 定價 / NT$ 250
  • 優惠價 / NT$ 175 (優惠期限至2024/02/28)
  有0人評分    分享:
  按讚:



本書特色

深具實驗性質的體例,開拓新世紀長詩新風貌


買了這本書的人也買了


名人推薦

推薦序一
詩人不能沒有芬芳:張至廷《詩長調‧十五日之思念小冊》及其聖殿
虎尾科技大學通識中心副教授 王文仁

論述、分析一位詩人及其著作,從來就不是件輕鬆容易的事。就像我們總勉力勾勒愛情,而愛情的真相卻始終深不可見。把這樣的想法放在談論至廷兄及其詩作身上,可說是再貼切不過。多才的至廷兄不僅是位書法家、劇作家,又熟練於操刀小說、散文與新詩。可以說,在文藝的領域上,能夠用來表現自我與現實、哲思世界之互動的溝通渠道,他都大有創新、嘗試之心。
至廷兄的詩國版圖登場的並不算早,但是在出版不久的《吟遊.奧圖》(2013)與《西藏的女兒》(獲選2013台中市作家作品集)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相當熱切於經營經營體制龐大、結構驚人的敘事長詩。從中國古代文學的源流發展來看,敘事詩的形構遠不如西方史詩來得發達;走入現代之後,在新詩發展典範的建立過程中,敘事長詩依然較少得到作家們的青睞。臺灣的作家中,1990年代都市文學的旗手林燿德(1962-1996)雖曾一度用心於經營長篇大構,可惜其英年早逝,未能讓此一烽火有擴燃的態勢。
從上述兩本長詩集來看,至廷兄不僅致力於營造多元、翻轉的敘事,更樂於引領開闊徹悟的人間哲思,開拓新世紀長詩的新風貌。他的詩篇中故事經常綿延推展,寓意也不斷翻騰深刻,要能完整譯解實屬不易。他在近期即將出版的《詩長調‧十五日之思念小冊》,不僅延續了這樣的特色,更透過對千古愛情課題的反覆辯證,建構詩圖偉業的聖殿。在這本集子裡頭我們可以看到,〈聖殿之崩毀〉中過於濃重且令人窒息的愛情令人無所逃避,且牽引著神祉的心緒。在〈新虛無自我後設神劇〉裡,愛情成了神性的連繫,以及抗拒殘酷與物化的唯一武器。在〈四君子〉中,「輕憐的愛意只在永世嚴寒中喘息」。在凝視今古且穿越夢境的〈行吟者〉裡頭,妒愛則化為密語,引領詩中的「我們」重建家園。至於,這本詩集的同名詩作〈十五日之思念小冊〉,則可說是我們這個時代版的〈上邪!〉。
〈十五日之思念小冊〉一詩共七百多行,敘事上皆由第一人稱「我」出發,傾訴對「你」的愛意流轉。全詩一開頭,即以「且莫管,誰施了這樣的咒法/愛人,也許是可敬的上蒼 也許/是充滿惡意的命運之神 也許/也許這只是我慣常的句法 而也許/是妳,妳是個自眠的精靈 我知道/為了甦醒第一道陽光的溫煦擁抱/妳必須深深入眠,甚至邁入死亡狀態」,點出睡美人般的故事情境,而「我」在思念與等待的追索中,必然凝視自我成為詩人,藉由寫詩來證明愛情與彼此的存在。在是與不是,真實與虛空之間,內在不斷翻騰的「我」終究成為「時間的佃農/不能停止揮舞著問號」。詩行的前進誘引著我們想起:在千古的描摩與鋪展中,愛情從來不僅僅只是愛情,它是千古情感的驚天一問,更是人類探索情感內在與共鳴的萬靈解藥。愛情是神,是童話,是絮語,也是「魔法師掀開絲罩將藍寶石/擁入懷 心跳的真實」。思念叨叨絮絮,而愛卻始終沒有完結的一天,就像詩人在第十五日中所說的:思念尚未結束,而詩篇永不完結。這樣一首愛情的巨構讀來感情真摯、悱惻纏綿,但詩人不時要我們凝思的,卻是超越愛情的人生詩篇。
在這本詩集的〈跋‧箴言〉中,詩人以對「獅子」、「樹」的另類鋪述,帶出最終對於「詩人」的想法。他說:「詩人不必是昂走的獅子,也不見得如樹立定、耐煩,但不存在於沒有獅與樹的國度,且不願長眠於地下。由於詩人是游離的,孤高者才自見其魂魄;由於詩人是聞嗅的,便不能沒有芬芳。」是的,知悉如我者明瞭:詩人不能沒有聞嗅這個世界的能力,亦不能沒有看穿一切表象之心眼。愛情的課題也好,神話的課題也好,不過都是詩人們藉以構建其心靈聖殿的路牌。對文藝虔誠如至廷兄者,在這樣的一本集子中,以精闢的讖言為我們揭示:「詩人不能沒有芬芳。」


推薦序二
傻狂續書顛狂痴傳──序《詩長調‧十五日之思念小冊》

白髮老兒的競飯者 陳先馳(本事見《在僻處自說2》,頁223。)


「冤枉阿,大人!小的完全不知曉啥秘密大人的,別再審了,這麼些天了,還讓不讓人活啊!」
連著幾日從亥時到卯時的夜審,小陳子恍恍惚惚地,顧不上這是公堂,崩潰地哇啦啦的哀嚎。
辯士:不過就是個一棵老樹、一隻番外來的金黃鬃毛大貓事,犯的上啥欺君大罪嗎?嘖嘖,這不就花個時間等待下去就可以了嗎?小陳子既不是個烏盆,又不是那個郭淮,堂上的老爺雖也生有異相,五十不到,髮鬚皆已蒼白,卻也不是個黑臉包子啊!看來,小陳子落在這白毛大人手上,有必有一番苦頭吃了,唉…!
‧‧‧‧‧‧‧‧‧‧‧‧‧‧‧‧‧‧‧‧‧‧‧‧‧‧‧‧‧‧‧‧‧‧
文本的創作是嘔心瀝血﹝不過對本書的作者,本人持異常保留的態度﹞,尤其是長篇,在創作的過程中,作者的意識與念頭很難不在其中留下痕跡,仿若生痕化石,除非把整個文本都抹滅破壞,否則是擦也擦不掉的。當然,時間是不在此限的!把這些生痕化石拾輟、拼湊起來,然後弄出個小名堂,那就是讀者的意義閱讀了。
中文新詩一道,就創作篇幅比例而論,大多數都是小的短的,中長篇幅就已較少見了,至於專以長篇來做創作主力的如這個髮鬚皆白的大哥,真的是少之又少,簡直是罕見到令人髮指的地步了!所謂的罕見,那是真的罕見,完全是主觀印象和客觀描述的實在詞,沒半點兒灌水和填鴨;至於令人髮指,不多說,就是完全爆發不講情面的主觀形容,沒半點商量,就是這樣!
「大哥啊,沒事別寫這麼長好不好!」
「就是沒事才可以寫得長啊!」
「啊,大哥,那你可以找點事做啊!」
「就是沒事所以才找點事做啊,怎麼,有意見啊?」
沒事真的別把一首詩搞成一本書,在這兒小子奉勸各位看倌,別學這壞毛病,真的累死是這些親朋好友、豬狗貓毛什麼的兄弟!
從《吟遊‧奧圖:張至廷吟遊詩集》、《西藏的女兒》,到現在這本《詩長調‧十五日之思念小冊》看起來似乎都不是長篇,可事實上每一本都可視為是一首長詩。這是大哥的癖好,就好像他的微小說選《在僻處自說》和《在僻處自說2》,老是選在大家都不喜歡的冷僻一角落玩耍,然後冷眼橫眉看紅塵。
序,是一種極好寫卻又是真不好寫的不是東西。啦啦喳喳的給糟粕一通也是一篇;要好好寫的話又得顧慮幾個事項:1‧自己是不是有腦殘。2‧東西有看有沒有懂。3‧要寫到多少才會恰恰好那個深度。4.還有……,是不是要把作者自況、自戀、自爽的東西通通翻出來呢?不過關於這點,我想還是要有一點兒人身安全的意識,全憑各自買了有多少保障,性命自己顧隨!
話說那位辯士的旁白還是有些不準確的!精一點準地說,其實是那隻白毛公獅子老喜歡在樹林裡狩獵,到了最後當然會出現了一些違常的怪異性格。譬如說:獅子沒事不會哼哼嗨嗨,弄個繞口令似地不斷翻唱,卻又不時佛心來著拗一下口以求轉換節奏彰顯他的與獅眾不同。我猜想這是他在樹林裡聽慣了蟲林鳥獸、奇蠍魍蛇、怪爬淫蟲的環境噪音後的長年累月,不知不覺地就編纂出這樣爽死自己鬧死別人的特殊律動感,各位看倌,看到沒?有在亂抖了看他沒?哪有這樣的公獅啊!
公獅的節奏,不就是在大草原或矮灌木叢裡該是懶洋洋的平常,然後打架時,才旺吼一嘯、狂撲一番嗎?
可是他卻不是,喜歡惦惦地在樹林的邊緣,安安靜靜、從從容容的觀看大草原上的揚塵和赤陽,攢著一副隱士般離群索居的習性───罩看。沒錯,別懷疑,我沒打錯字,就算我被獅子咬掉中指,我也是要打出來!你說過不過份啦,一隻獅子,擺擺POS顯顯譜那絕對是應該的,相信沒人會反對,可擺弄出樹枝的偽裝術,就是那種把自己站起來,再把眼睛掛上樹梢,這可是為看更遠的哪樁呢?
我一直想一直想一直想…………。想到無盡頭的地平線繞過來的這一方,終於想岔了!所以,他不是隻公獅子,只不過是一隻花白獅子。嗯,這讓我夢想起千個年前的說法,「公獅非白獅」!
所以他是一棵妖樹的獅子!
啐!別管這合不合理、邏不邏輯,反正這樣就對了!以前有個姓李的外國老人曾經說過:雖然不合邏輯、理性與常識,但只要一直有出現,那麼極可能是一個我們還沒認識、理解的真實事件。
嗯,回來回來。沒錯,就是「罩看」!
帶著一絲譏嘲笑意、縫在冷冷毫無情緒裡,卻偏偏就是這樣才露了餡。這可是我冒著艱苦的生命近距離特貓著黑瞄到的文字直播特寫,要不然你告訴我,他幹嘛要讓眼睛高過樹冠層來「罩看」啊!這可是一隻白獅啊!身體裡淌的是熱情的血,何必冷呢,是吧?﹝我又何必呢?﹞
不信!?那你去直直看他那雙獅眼!
不敢!?那你憑啥跟我叫板?哼!
觀其眸,獅阉,……!啊啊!這次完全是打錯字了,沒法兒,中指被咬掉了,總是不利索啊!可惡的是,這隻還口中哼著曲兒,可我竟然是從他的眸中破解出曲的名。為了證明,我費盡食指殘缺的溫柔耗盡心力終於把證據留了下來:〈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IfeHPMphsw〉
那麼,到底「罩看」著什麼?又是用啥樣的心態呢?公獅子是有領域意識的,在這裡,有驕傲、有俯瞰、有悍然;是漫然、是柔情、是等待。看的正是他活著、存此身的岸然天地。
可是也別用一般的公獅套用在這隻大白公獅身上,要不然你一定會傻眼的。啥?你問為什麼!那我這麼問你,你要甚麼理由:抽象的?還是具象的?兩個都要啊!人家有一個知名女歌者是甚麼都不要,而你是甚麼都要!給你個忠告,這麼貪心是不好的啦!
那先講抽象的;1‧你啥時候看見過獅子用樹林當作自己的地盤,然後還高高掛起來眼睛在樹冠層裝起來到處眼飄飄?2‧你是跟我一樣腦袋浸水啊?「公獅非白獅」不就是一直說得清清楚楚讓人迷迷糊的嗎?
說具體的?那看倌你可以先爬進他的嘴,記得要避開牙縫,先在東南角邊上點上一只蠟燭。啥!你問我又不是摸金,幹嘛點蠟燭?看倌你真是犯傻啊,在獅牙邊上,你覺得要不要給自己一個明燈?然後一路仔細瞧瞧下去,看看我的中指現在怎麼樣地被折騰了?如果還可以,你可以帶個電子顯微鏡和一堆奈米機器人軍團,邊走邊遊覽觀察,順便搞個科研計畫。我也真的很想知道一隻只吞中指的獅子,他的平滑肌到底長得有啥不同?可是記得,出來的時候,順便稍帶上來我的那離緣的中指!
說了這麼多,到底看懂了沒啊?還是有了法子評估腦殘的程度?喂喂喂,幹嘛用白色的衣服把我綁成這樣,胳膊粉痛得要命ㄝ!
‧‧‧‧‧‧‧‧‧‧‧‧‧‧‧‧‧‧‧‧‧‧‧‧‧‧‧‧‧‧‧‧‧‧
小陳子被一團冷空氣砸醒,不自覺打了個激泠順帶著兩鼻子管的清湯緩緩流出。
「奇怪了,昨晚不是在堂下捱著,怎麼著現在是在哪啊?」
「白雲朵朵掛著,可這樹的高法可不是黃梁啊!小陳子要怎麼停消呢?」辯士的聲音竟悠悠地在飄了下去!

簡介

每天的窗台,終於發現闃頁的行道樹,瞪視我許久。他告訴我停車格裡的片段與泡沫劇,我與她談著,郊野枝葉的齟齬。
天將微熹,遠處傳來清道夫轆轆的手推車聲,她便又瞪視著穹蒼,切斷她的體香。

本書收錄張至廷最新詩創作,題材與形式有強烈的實驗性質。透過綿延推展的詩篇、對千古愛情課題的反覆辯證,建構詩圖偉業的聖殿。其中長詩〈十五日之思念小冊〉中,思念叨叨絮絮,而愛卻始終沒有完結的一天,就像詩人在第十五日中所說的:思念尚未結束,而詩篇永不完結。這樣一首愛情的巨構讀來感情真摯、悱惻纏綿,但詩人不時要我們凝思的,卻是超越愛情的人生詩篇。在龐大的架構下,藏著的是徹悟的人間哲思。

作者簡介

張至廷,原名至臣,六歲許更臣為廷,故冠字次臣。家中么兒,性羞而怯,又溫和易處,好偏頭放空暇想,人問而自不知其想。年十三、四,長鯁骨,會翹課、翹家,高中三讀不畢,自號放笈。十六、七,情欲已開,初戀十五女。退伍越十年間,工作屢敗,曾無一得。三十後始入大學,復二輟,而終業。後猶未坦途,孤隻踽行,出入擺蕩,更別號月亮二毛六便士,餘似無可記。
著書未嘗發憤,不過集葉織枯,而為秋褐,於今漫成四、五領:
極短小說集《在僻處自說》、《在僻處自說2》,短篇小說集《在僻處自說‧外編》,長詩集《吟遊‧奧圖》、《西藏的女兒》。

目錄

詩人不能沒有芬芳/王文仁
傻狂續書顛狂痴傳/陳先馳
序‧風花雪月
肺泡的傳記
聖殿之崩毀
音聲七啟
八不主義    ―曾參殺人事件
新虛無自我後設神劇
關於貓之死
四君子
乳房為什麼兩座
行吟者
街景的角落
十五日之思念小冊
15日之一―我將使妳復活
15日之―漫長的第二日
15日之第三日開始
15日之第三日尾聲
15日之拂曉的第四日
15日之樹與獅預示的第四日
15日之第四日―詩語
15日之依然第四日
15日之第五日晨六點十分
15日之音訊第五日
15日之處於極度不安的第六日   (二○○一/九/十二)
15日之第七安息日
15日之第七日―絮語
15日之第八日―童話絮語
15日之第八日―獸語
15日之第九日―靜的私語
15日之第九日的焦慮
15日之第十日―挈
15日之第十一日―藍色擁抱
15日之第十二日
15日之第十三日―呼喚
15日之第十四日―相思欲輟筆
15日之第十四日―餘香
15日之第十五日―終章不是終章
跋‧箴言
附錄‧音聲七啟朗誦稿


最新評論

會員評鑑等級 我要寫評鑑

無。

無。

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