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民國史事與人物--凌霄漢閣筆記

  • 作者 / 徐彬彬 著;蔡登山 主編
  • 出版社 / 獨立作家(秀威資訊)
  • 出版日期 / 2016-01
  • ISBN / 9789869244985
  • 定價 / NT$ 450
  • 優惠價 / NT$ 356 (優惠期限至2019/06/30)
  有0人評分    分享:
  按讚:


他,是清末民初最享負盛名的三大名新聞記者,是大時代的觀察家,見證無數悲歡離合。
畢生站在第一線奉獻所長的徐彬彬,每一篇作品,都是中國近代史的寶庫!


本書特色

「民初三大名記者」之一的徐彬彬,多篇雜誌專欄報導文章首度集結出版,內容珍貴、為研究晚清民初史的必備第一手史籍。


買了這本書的人也買了


名人推薦

導讀/掌故大家徐彬彬和《凌霄漢閣筆記》
蔡登山

我曾寫過〈最後一位掌故大家〉一文,談的是香港的高伯雨,文章開頭就說:「一般人說起『掌故』,無非是『名流之燕談,稗官之記錄』。但掌故大家瞿兌之對掌故學卻這麼認為:『通掌故之學者是能透徹歷史上各時期之政治內容,與夫政治社會各種制度之原委因果,以及其實際運用情狀。』而一個對掌故深有研究者,『則必須對於各時期之活動人物熟知其世襲淵源師友親族的各族關係與其活動之事實經過,而又有最重要之先決條件,就是對於許多重複參錯之瑣屑資料具有綜核之能力,存真去偽,由偽得真……』。因此能符合這個條件的掌故大家,可說是寥寥無幾,而其中高伯雨卻可當之而無愧。」高伯雨被我認為是最後一個掌故大家,而在他之前當然還有徐彬彬(仁錦,一八八八──一九六一)、徐一士(仁鈺,一八九○──一九七一)兄弟,黄濬(秋岳,一八九一──一九三七),瞿宣穎(兌之,一八九四──一九四三)等人。
徐彬彬原名仁錦,字雲甫,號簡齋,筆名彬彬,凌霄漢閣主等,他筆名很多,有時用「凌」,有時用「霄」,又有時用「老漢」。江蘇宜興人。高伯雨說:「徐先生名叫什麼,我一向沒大留意,只知他寫新聞通訊稿署名彬彬,寫掌故文字,偶然也用此名或用凌霄漢閣之名,這都是他的字與號,不是名。但提起徐彬彬或徐凌霄,在二十年前(案:高伯雨此文寫於一九六一年冬)稍微留心國內文壇的人是沒有不知道的。他是江蘇宜興縣人,在清朝時代,寄籍順天宛平縣。他的伯父是戊戌新黨,以得罪西太后革職永遠監禁的徐致靖(光緒二年翰林)。致靖二子仁鑄(光緒十五年翰林)、仁鏡(光緒二十年翰林)是他的堂哥哥,一門都是書香人物。彬彬先生一共七兄弟,他排行第四,一士第五(今為北京市文史館館員)。他倆兄弟都是在北洋大學念書的,彬彬學的還是工程,但他從未做他的老本行,為什麼學非所用,我不大清楚。」
徐致靖係同治癸酉科舉人,光緒丙子科進士,授翰林院編修,官至禮部右侍郎。戊戌變法失敗以後,譚嗣同等六人在北京菜市口刑場慷慨就義。然而,很少有人知道,慈禧最初要處斬的不是六個人,而是七個人。那第七位君子,就是當時官至二品的禮部右侍郎徐致靖。七人中他不僅官位最高,而且康有為、梁啟超、譚嗣同等維新黨人都是他保薦給光緒皇帝的,所以慈禧太后對他十分仇視。本來徐致靖必死無疑,後因李鴻章與徐父是密友,又是同年進士,於是積極設法營救,巧妙地通過慈禧身邊的紅人榮祿出面求情,才得以將徐致靖改判為「絞監候」。庚子事變後徐致靖出獄,赴杭州定居,別字「僅叟」,意謂戊戌六君子被害,他是屠刀下僅存的一位老人。
徐彬彬幼時就讀於山東濟南高等學堂,舊學功底很深,為業師宋晉之所激賞。同時是典型的公子哥兒。與袁世凱的二公子袁克文(寒雲)、還有沈南雅與徐半夢四人並稱「京城四大才子」。經常一起,逛戲園子,喝花酒,談談詩,做做賦,搞搞筆會,日子過得甚是嫻雅。後來入京師大學堂(北京大學前身)學土木工程。後以國勢阽危,民生憔悴,乃思以文章報國,於是選擇了報館,進入了新聞界。
徐彬彬於一九一六年任上海《申報》、《時報》的駐北京記者,長期為兩報撰寫北京通訊和隨筆。他長於文學,嫻於經史,熟悉歷史掌故,因而他撰寫的通訊文筆優美而富有情趣,隨筆融時事經史和歷史掌故於一體,頗受讀者歡迎。與黃遠生、邵飄萍一道被稱為「民初三大名記者」。
後來徐彬彬辭去在《時報》的職務。一九二四年邵飄萍革新《京報》,孫伏園脫離《晨報》入《京報》編副刊,徐彬彬主要負責《京報》副刊之一的《戲劇週刊》。他能戲曲,且對於曲律有許多辨正。近代研究中國戲劇史者,頗不乏人,可惜多不精腔調,僅作紙上功夫,徐彬彬的長處,在於自己可以奏唱。
同時邵飄萍主持北京平民大學的新聞系,聘徐彬彬為教授,他講的功課頗多,由文字以至廣告學都有。中國的大學設新聞系,平民大學也是最早的一家。高伯雨說他在一九二五年時極醉心新聞學,立志要從事報業,打算中學畢業後入大學攻讀這一科,其時新任校長是杜國庠先生極力贊成他到平民大學去,為此還寫了公函去給汪大燮校長。只是後來高伯雨沒到北京,而是去了歐洲攻讀西洋文學了。高伯雨說當時他假使進了平民大學,就成了徐彬彬的學生了。
儘管沒當成學生,高伯雨對徐彬彬寫新聞通訊,有極高的評價,他說:「民國六、七年以至二十五、六年間,徐先生不愧是寫北京通訊的好手。它的特點頗多,一、筆致輕鬆趣味,能把北京的新聞寫成像小說戲曲一般,有妙喻,有批評,有時夾議夾敘。二、善於綜合報導。他能把許多不相連的事情,運用他的生花妙筆,像穿珠子一般穿成一串,使得讀者得到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三、他精通清末民初掌故,對於政府中人的身世與歷史尤其熟悉。寫起通訊來,對某一人物的性格、立場、背景皆瞭如指掌,能據此而推斷其種種行事。四、善用戲詞。在報導文學中常常用戲詞加入。令人讀了增加興味,能收雅俗共賞之效。」
一九二六年,邵飄萍被殺害之後,徐彬彬不得不離開《京報》。這期間他與弟弟徐一士開始合撰《凌霄一士隨筆》。於一九二九始刊於天津的《國聞週報》六卷二十六期(七月七日出版),直到一九三七年八月九日為止,歷時有八年,實乃古今中外報界極其少有之現象。兄弟倆通過走訪一些清末民初的一些政要和遺老遺少,記錄了很多的掌故。這本巨著涉及到北京的民風民俗,三教九流,範圍甚是廣泛,內容甚是詳盡。有不少專家說,要研究近代史,特別是清末到民國這一段歷史,徐彬彬、徐一士的《凌霄一士隨筆》非看不可。有云:「《清史稿》是官方史,而《凌霄一士隨筆》集清野史之大成,加上他們二人的親身經歷,是最可靠的近代史資料,也是學習清代歷史的必修讀物。」《凌霄一士隨筆》全書近一百二十萬字,為民國年間篇幅最長的掌故著作,與黃秋岳的《花隨人聖庵摭憶》及瞿兌之的《人物風俗制度叢談》號稱為民國中期三大掌故名著之一。
徐彬彬除了精通戲曲之外,另一強項就是歷史了。自三十年代開始,他就一直在天津《大公報》主持副刊。主要在《凌霄隨筆》與《凌霄漢閣筆記》等專欄中寫些文史短文。介紹我國文物、典章制度、歷史掌故,如數家珍,且文筆極其流暢優美。可惜的除了《凌霄一士隨筆》出版外,其他文章都沒有結集出版過。
二○一四年掌故家蘇同炳先生向我提及徐彬彬的《凌霄漢閣筆記》,並提供他從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影印的相關文章,但只有一小部分,大概只有五萬字左右,是來自天津出版的《正風》半月刊的第一至第八期。
說到《正風》半月刊,不能不提到該刊的創辦人吳貫因(1879──1936),他原名吳冠英,別號柳隅,廣東澄海人。一九○七年,吳貫因赴日留學,就讀於早稻田大學史學系,獲政治學士。一九○九年他同張君勱等人在東京設立諮議局事務調查會,並負責編輯《憲政新志》。在留日期間,吳貫因還結識了流亡在日本的梁啟超,兩人成為好友。一九一二年學成歸國後,便和梁啟超在天津創辦《庸言日報》和《庸言月刊》,梁任主筆,他當編輯。一九一三年,梁任北洋政府司法總長,他則任北洋政府衛生司司長、幣制廠廠長。一九一六年,袁世凱復辟帝制,他追隨梁啟超南下兩廣,揭起反袁的旗幟。一九一七年起,他開始從政,歷任北京政府內務部參事、內務部衛生司司長。後來,他推崇「教育救國」,一九二七年棄政從學,任東北大學教育、文學院院長,平民大學、燕京大學史學教授、華北大學校長。一九三五年,他返回天津創辦《正風》半月刊。
有關創辦《正風》的經過,據高伯雨說當時在廣東陳濟棠手下做什麼局長的孫某,當年在北京曾強行拜吳貫因為師,當他在南天王陳濟棠駕下發達後,力薦吳貫因為廣東教育廳長,據聞吳貫因予以拒絕,孫某硬要他去廣州見陳濟棠,吳貫因到廣州後,見到那種烏煙瘴氣景象,嚇到不敢承教,決意斷然回絕。傳說陳濟棠問他想做什麼,他回答什麼都不想做,只想回北方以研究學術終老。結果南天王撥出一筆錢請他辦個正風社,出版《正風》半月刊。第一卷第一期於一九三五年一月發行,出版到第四卷第十期停止。高伯雨說,初刊時頗見精彩,他每期必買,過了一年就差了。一九三六年,吳貫因因腦溢血病逝於北平,終年五十七歲。
《正風》半月刊在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只藏有前八期,後來我又從國家圖書館找到十二期,但卻是微縮片,得在機器上逐一尋找到相關的文章,再複製影印出來,需花費半天的時間。該微縮片拍攝時,原雜誌是來自烏拉圭,據判斷是黨國元老李石曾當年捐贈給烏拉圭的藏書。李石曾藏的《正風》半月刊也不齊全,其中第一卷十七期、十八期、十九期、二十三期及第二卷第一期是闕如的,因此我又找到上海的友人張偉先生的協助,在上海圖書館找到這五期。除了《正風》半月刊外,徐彬彬還在其他雜誌發表同一專欄,我又廣加搜尋有《逸經》、《坦途》、《民治》月刊等。因此這書稿能有目前的二十萬字,卻是集合臺灣、烏拉圭、上海收藏的雜誌而成。對於協助的友人,在此深致謝忱。而當時原雜誌校對不精,有諸多錯字,作者都表示要在幾期做一勘誤表,但始終沒做,加上當時只有簡單的斷句,沒有詳細地新式標點符號,因此在編輯上花費相當多的時間在斷句標點及製訂標題上。
我之所以會投入如此大量的時間,在於《凌霄漢閣筆記》一書史料價值極高,瞿兌之嘗謂掌故學者,既必須學識過人,又得深受老輩薰陶,並能夠眼見許多舊時代的產物。而徐彬彬恰好都具足了這三個條件,見聞既富,體會並深,左右逢源,遂能深造自得。他出身於官宦書香世家,為他的掌故史料提供了堅實的背景。而他所交往的人物、所聞的軼事,更絕非尋常百姓所能接觸到的,再加上他有史家風範,不輕易下筆,下筆則無一字不無來歷。這都使得《凌霄漢閣筆記》成為掌故史料叢書的扛鼎之作。它以晚清名宦為軸,輔以名士名流,或言人物軼事,其資料之豐富,遠邁正史之略;或述科舉制度,關乎學問風氣、制度演變,可彌史志之缺;或解析官場故聞,介紹官制變遷、升降例俗,以全官制之貌。至於談狀元、談太監,更是溯河探源,娓娓道來,讀之有味,更增知識。
在抗戰前夕有位筆名「阿蘇」的作者說他在北平來今雨軒的一個婚典中,見到凌霄漢閣主,他那頂破而且舊的氈帽,佈滿汗漬油泥。恐怕在參與婚禮中任何一頂帽子,找不出比它更舊,或者相似的一頂了。似乎這些油漬,可以代表他生活史上的創痕,而且互相輝映。他又說北平人喜歡從平淡裡求奇趣,這種個性,北平人謂之「夠味兒」。閣主的生活便很夠味兒。他每逢廟會,總喜歡到護國寺溜溜。沿著太平倉至護國寺街的甬道旁,不講求什麼周鼎、夏彝、漢瓦、唐磚之類,卻是佛品為多。
阿蘇也談到徐彬彬的文章,也如其人,看來雖似平淡無奇,但細細嚼咀,卻有晚明風韻。詩亦一派清麗,很少堆砌痕蹟。但他談詩,卻推重散原老人,而對樊(樊山)、易(實甫)兩人頗有微詞。

簡介

徐彬彬原名凌霄,筆名彬彬、凌霄漢閣閣主。出生於官宦世家,祖父徐家傑為道光年間進士,官至知縣;伯父徐致靖、堂兄徐仁鑄都是清朝官吏中的維新派人士。年輕時與袁世凱的二子等人被並稱為「京城四大才子」。徐彬彬長於文史,諳熟典故,靠生動情趣的文筆在報界文壇締造一番成就,與黃遠生、邵飄萍被並稱為「民初三大名記者」,並留下大量劇評、專欄。
他與弟弟徐一士自1926年起合撰《凌霄一士隨筆》在《國聞週報》連載十年,兄弟倆走訪眾多清末民初的政要遺老,紀錄珍貴歷史。被專家列為研究近代史的必讀傑作。
《凌霄漢閣筆記》原刊登於天津的《正風》半月刊,從未單獨出版過。文史作家蔡登山費盡苦心找齊《正風》及其他雜誌的相同專欄文章,重新校閱編輯成冊。其內容介紹中國文物、典章制度、歷史掌故,如數家珍,文筆流暢優美,是了解晚清朝廷逸聞、魅力人物大小事不可多得的經典史籍。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
徐彬彬
(1888-1961),民初著名的新聞記者,江蘇宜興人,原名凌霄,筆名彬彬、凌霄漢閣主,是民國初年的著名記者和劇評專欄作家。生於士大夫家庭,徐凌霄成人後,也多與君主立憲派人物往來。
1916年任上海《申報》、《時報》的駐北京記者,長期為兩報撰寫北京通訊和隨筆。與黃遠生、邵飄萍一道被稱為「民初三大名記者」。
1930年代後又任《大公報》副刊《戲曲周刊》、《北京》副刊和《小公園》的主編,設立了「凌霄隨筆」、「凌霄漢閣談薈」、「凌霄漢閣筆記」、「凌霄漢閣隨筆」等專欄,以時事、經史和歷史掌故合一為特色。
著作有《凌霄隨筆》、《凌霄漢閣隨筆》、《凌霄一士隨筆》、《古城返照記》等。

主編
蔡登山
文史作家,曾製作及編劇《作家身影》紀錄片,完成魯迅、周作人、郁達夫、徐志摩、朱自清、老舍、冰心、沈從文、巴金、曹禺、蕭乾、張愛玲諸人之傳記影像,開探索作家心靈風氣之先。著有:《人間四月天》、《傳奇未完──張愛玲》、《色戒愛玲》、《魯迅愛過的人》、《何處尋你──胡適的戀人及友人》、《梅蘭芳與孟小冬》、《民國的身影》、《讀人閱史──從晚清到民國》等十數本著作。

目錄

【導讀】掌故大家徐彬彬和《凌霄漢閣筆記》/蔡登山
德國宮刑與明清太監
中海萬善殿昔爲太監學府
李蓮英的古玩、洪憲瓷
辛亥壬子間舊京見聞雜憶
清隆裕后哀悼會之佳聯和與祭之伶工
二等男爵、一代女宗
袁世凱復出時之背景
唐紹儀與袁世凱
定州王鐵珊、通州王鐵珊
《國風日報》與人道學校
章炳麟於張振武案之微辭
吳祿貞爲民族英雄之首出
張紹曾及張宗昌遇刺時風景不殊
山東四子及張宗昌
明末張至發,清末袁世凱,皆「奉旨患病」
嚴範孫之清風亮節
趙秉鈞有功「模範警」
王治馨片言肇禍
宋漁父案殺機重叠
辛亥三月清諭中之將星,即民國後武劇之各主角
前一乙亥,光緒繼統──清運終於道光
光緒身後,禍猶未已──惡諡!
西后尊諡之奇特──「配天」!
吳可讀之輓章──清代之楊椒山
壽山福海之陳寶琛──養壽得法
孫詒經與子寶琦
諡法中之「慤」、「愍」、「正」
翁同龢不恭而恭,瞿鴻禨不愼而愼
萊海之變,可證縣區非鋪張建設之地
辛亥山東獨立軼聞
張謇之解析「宣慰」、「威信」
梁士詒號爲「財神」之由來
清初清末兩攝政王之異同
李慈銘之房師林紹年
李慈銘菲薄翰林
李慈銘醉心科舉
監生與秀才、舉人、貢生
庶吉士而不得翰林
翰林之難得而可貴
考試制度之酣暢淋漓
錢能訓得廣西主考之由來
科舉也要講求公平
袁世凱狐埋狐搰
張百熙曰「吾湖南今又得一會元矣」──譚延闓
裕德、寶熙
徐世昌云「殘牙」──書法不如其弟世光
陳寶琛「一笑重來」──科場雖廢,科名不絕
舊翰林亡於甲辰,洋翰林興於乙巳
清初之「野翰林」
李慈銘指摘三甲進士,持論失平
今聞「畢業即失業!」,昔不聞「登榜即討飯」,何耶?
答謝君廷式「政務」「常務」之問
黃節逝矣,以「倒車」行「革命」者
熊希齡毛彥文因緣前定
鳳凰生平佳話十種
科舉文字之「榜前批」
「舊八股」、「洋八股」同一貽誤青年
「徐老道」徐桐
徐樹銘
徐致祥
徐郙
徐會灃
徐琪
徐世昌
徐繼孺
徐謙
徐樹錚
狀元郎──翰林郎
南書房翰林,華洋合璧翰林
總統

內閣
大學士
省、部、院
財政部、交通部
前清之「總長」及革命時之「巡按」
委員、知縣、七品清要官
候補道──盜亦有道、道亦有盜
吳樾、徐錫麟被稱「妄男子」
親貴內閣重漢輕滿
兒女英雄傳、世續、湯壽潛、鹿傳霖、華世奎、和平門、「門」字不鈎
蒲伯英應試掄元之文字──熟知報紙體例
黃花謠形容科場,不盡可信
翁潘務「博」,徐桐尚「純」;曹鴻勛,李端遇互相菲薄
八股雖腐其「統制思想」則與新主義同一意識
惟「循分」者能「偉大」,「無不可居之官,無不可稱之職」
張一麐爲馮國璋嗜財辨雪
孫雄之闈墨及詩賦
夏曾佑爲歐化新詩首唱
文廷式「宮井句」,王薖叟「宮井詞」
繆荃孫以修史失歡於掌院
陳寶琛曾薦楊鍾羲授讀
父子兄弟叔姪同榜進士
嘉慶、道光、咸豐之尊師,真摯隆重
華嶽三峰、嵩山四友、「大總統」之「太子太傅」
文蓬萊、武蓬萊
東方三大、四大
大新集、春帆樓,甲午搆和之遺念
「重諧花燭」與「重宴鹿鳴」之難易,張伯苓結婚紀念演詞有禆世道
北平桃色慘案餘話
江蘇鄉賢,武功類全省三人,宜興得其二
盧忠肅亦英雄亦兒女
周孝侯後裔之賢愚、周延儒、周家楣
老翰林、前輩、大前輩、老前輩
總統灌園之印 大臣種樹之圖
五四「文學革命」之先,有壬寅之「文變」
王闓運、開運 高壽大名俱足累
尊經書院以脂粉首飾為獎品之用意
詹天佑之敬妻主義
嚴復之自白
顧鼈之今昔
《亞細亞報》編輯法自佳
民國初元之女子服務社會
順鼎艷詞啟釁
樊增祥不願並稱樊易
太史與翰林有別
貢士與進士之分
補殿試多為練習書法儀注
昔之太學,今之大學
王國維主張大學設哲學科最早
「領袖人物」與「領袖慾」
曾國藩
「庨」字韻、皇帝詩、上將軍詩
戊午科場案禍首平齡之「奇字」創作
今日莘莘學子,何「平齡」之多耶?
俞樾──萬立鈞──以題目為兒戲
朱復明、馮思道及清代廟諱御名之缺筆改字
朱佑明、王志洋、陳繼舜
明清於吏禮戶刑四部輕重相反
戊子順天主考兩正兩副
庚午癸酉兩科磨勘之厄
壬寅癸卯「北貝」改「南皿」應試
大成殿中之孟子
大學堂中之朱子
朱學為體 西學為用
夏震武中肯之言──以實心實政行中法,則中法自善。以虛文虛名行西法,則西法必敝
庚子殉國之兩祭酒──國難與國子師;長城死綏之七勇士──無名之英雄
安維峻之俄國尊孔說
全國水災泛濫,應是新舊學說紛雜潰亂之象徵。清康熙治河之盡心竭力
李秉衡手裂「黃河大王」
清宮司及金鑾鎖記
重文輕武之謬
新軍驕縱之禍
夏司龢、翁同龢、夏壽田、裕壽田
學政及提學使
愛國狀元駱成驤
光緒朝邊省多狀元,科場重經策之故
場前中進士、榜前中會魁
溥儀之儀爲「儀字加兩點!」
瞿鴻禨向惲毓鼎索命!?
「詩史」談何容易!
情感,有史料,斯可觀已
楊昀谷──「貧賤驕人一卷詩」
陳散原──「道在人羣更不喧」
范肯堂──「公然高咏氣橫秋」
「爾汝歌」──「汝字調」
狄楚青──不以詩人自見
「榆關逆旅」──「松杏山川」
京腔雅韻──海水潮音
袁抱存──「老去詩思爭跌宕」
盧坤詩之名言
張志潭──豐潤張──南皮張
政界人之病
楊皙子之政見
黃克強,官僚與新人物──如京派海派之格不相入
清史稿──清史館、趙次山袁抱存之詞翰
美人魚、江神童
孔子顱骨杯!、「大聖」孔子贊
中國文化 浙江文化
黃季剛
「 二爺」
「先生」之稱乃復古
清之御前侍衛、明之錦衣衛
己丑榜上之怪傑──吳獬
以辦學享大名之兩翰林──張百熙、蔡元培
同治庚午湖南鄉試題文贊頌中興將相
葉恭綽撰陳璧墓誌正誤
丙戍假會元劉培
「狀元命」張孝若
考試懷挾之禁,時有不同
潘文勤之名言「正欲看其鈔胥」
滿人之科場大獄及以文字獲罪者
陳弢菴、寶竹坡
張香濤 康長素 梁節菴
與銅元有關係之兩閩人──陳衍──陳璧
孫傳芳──施從濱──張宗昌
李文忠之文學
孫鏘鳴學士
李太夫人出身竈下婢
彭剛直公
胡文忠之忠藎
「同年無伯叔,伯叔有同年」
前輩、大前輩、「庶子以上」、「大學士」
八股家不識史事,咎不在科舉
柯劭忞,沈家本,榮乃宣之博雅。李慈銘,王闓運各以詩自負
考試出題之趣談種種
「詬詈」、「詼諧」、「巧黠」、「錯誤」
解釋柯老博士之高吟──曾丞相
補充蔡老博士之演述──北大史
談談狀元
珍貴之箋札,于晦若之風趣
徐世昌
甲辰會試入榜名人
清代之官制
洋名中譯
太師、太傅、太保
御史綜橫談
科舉考試內幕
史料一身之陳太傅


最新評論

會員評鑑等級 我要寫評鑑

無。

無。

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