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嬰石》發源自在地歷史與風土的懸疑之作

2015-12-24 at 01:45   發表人:馬車道爵士
蛇嬰石--長篇驚悚懸疑小說

蛇嬰石--長篇驚悚懸疑小說

  • 作者 / 孫武宏
  • 出版社 / 釀出版(秀威資訊)
  • 出版日期 / 2015-12
  • ISBN / 9789864450510
  • 定價 / NT$ 300
  • 優惠價 / NT$ 225
分享:
  

首先感謝秀威資訊與金石堂提供本次試讀機會。


在進入本作的心得之前,我想先跟大家分享一則小故事。


丹羽基二先生是日本知名的民俗學者,曾任日本家系圖學會的會長。他的老師就是著名的民俗學巨匠 - 柳田國男先生。在恩師的建議下,丹羽先生開始專攻姓名、家紋等等和日本人的家族與生活息息相關學問。在日本戰國相關作品開始廣泛被引進台灣的浪潮開始後,數年前台灣也曾推出丹羽先生領銜編纂的家紋書籍。



在他的著作『あなたのルーツがみえてくる 家紋の正体 自分さがしのタイム・トラベル』中曾經提到了這麼一段故事。日本航空 (JAL) 的公司標誌是一隻紅色展翅,整體形象呈圓形的鶴。這種紋章是被稱為「鶴丸」,是自古以來意義吉祥廣受歡迎的一種紋樣。隨著鶴的外觀、姿勢、角度、隻數、裝飾紋等因素的不同,有許多種風貌。


據說在日本航空創立時,曾委託一位法國的知名設計師來設計公司標誌。這位法國設計師為了尋找靈感而翻閱了記載各式紋章日本的「家紋帳」。之後他對日本航空的人士這麼說:「貴國已經有這麼多了不起的設計了,為什麼還要委託我這個外國人呢?」,之後促成了JAL紅色鶴丸的誕生。


就像這個小故事傳達出的意涵一樣,在日本的藝文創作中,那些結合古老傳說和濃厚鄉土風情的創作,因為具有時代和地域性賦予的豐富特質,長久以來都廣受喜愛此類作品的群眾支持。但是當我們將地理條件轉往台灣之後,就會發現長期以來很多具有在地意象、能夠作為這塊土地長久的文化象徵、同時具有地域魅力的元素,在發掘和運用效率上是仍然有待眾人努力耕耘的。因此看到本作《蛇嬰石》的誕生,對於關心這個議題的讀者來說,相信是一件令人振奮的事。


《蛇嬰石》一作可以說是作者孫武宏先生窖藏十多年才登台和讀者見面的作品。(依作品內容的時間序,已在2008年正名的賽德克族仍被歸屬於泰雅族) 孫先生揀選了台灣原住民傳說以及台灣史上不可不去了解的重大歷史標的「霧社事件」作為擴展的主幹。但本作並不是歷史紀實故事,而是將這些實際要素融合重塑的驚悚懸疑作品。


故事從任教於醫學院,卻對歷史風土抱持高度興趣的洪教授以及他的學生張昇耀深入能高山深處一個廢棄原住民聚落的探險開始。洪教授此行的目的,意在一顆被描繪在古文獻中的神秘寶石 -「蛇嬰石」。兩人在一間古老的小屋中找到一具貼有符咒、宛如新葬的遺體,卻不知自己將提早開啟一段可怕的浩劫。


數月後,作家孫毅應大學同窗高沙之邀,來到高沙擔任駐警、同時也是家鄉的南投仁愛鄉部落一遊。原先打算藉此暫時擺脫都市的喧囂,卻沒想到在他面前上演的,除了清新的自然景致和純樸的部落風貌之外,竟然是無頭慘死屍體接連出現的劇碼。而做出如此兇行的犯人,竟然可能是一個在過去日治歷史中讓日本人聞風喪膽的殺戮兵器 -「鬼番」。孫毅等人就這樣意外被捲進過往歷史中那不為人知的一頁,過去被隱蔽的真相,竟然在事隔數十年後掀起新的波瀾。



首先身為一個旅情推理的愛好者,必須要稱讚作者在描繪景致和選用素材鋪陳上的努力,雖然本作不是旅情推理,但我依然在其中看到相似的特質。對於呈現在地意象這個目標來說,我想這一點是作者必須下功夫的重點項目。


雖然主要場景位處深山,但並非推理和驚悚作品中的暴風雨山莊類型,而是貼近選用歷史題材的冒險懸疑小說。相較於類似型態的作品,《蛇嬰石》在主角群於資料及線索的搜尋拼湊上比較沒有太複雜繁瑣的過程和結構。主要的謎團圍繞於文獻資料中深具神秘感的「鬼番」。鬼番的存在因涉及超自然力量與咒術的關係,顯得似真似假,加上實際歷史變因的影響,讓科學化的搜查辦案手法無法有效掌握他的全貌。對於在山林間神出鬼沒的鬼番,眾人宛如當年的在台日本人一樣一籌莫展。


因作品類型的關係,在兇案部分沒有維持太長的懸念,隨即讓鬼番和孫毅來個近距離面對面,確立了鬼番就是數起獵頭案的根源。而全篇的核心謎團也就開始聚焦到鬼番的過去。作者在此將日本統治下原住民面臨的壓迫、霧社事件的歷程、從百步蛇崇拜誕生的蛇嬰石原創傳說和鬼番作了巧妙的連結,並從原住民族的反動意識之中塑造了一位擁有正邪兩種面相的架空人物。


自鬼番登場開始,他就宛如恐懼的化身,成為這個寧靜部落住民和外來客的夢魘,但他同時也是一個大時代悲劇下的犧牲者。他甚至無法像同樣犧牲的同胞那樣回歸祖靈的擁抱,而是成為受怨念使役的殺人魁儡。即便來到這個時勢已經大不相同的年代,他仍無法得到人生最後應有的安寧。我想鬼番這個角色設定在本作中的意義,某種程度也象徵了不論時光流逝的長短,我們都應該謹記發生在這片土地上那段悲傷的記憶,以此為戒。這也是我個人評斷是《蛇嬰石》一作中值得大家注目且省思的核心價值。



整體而言本作內容值得推薦一讀,特別是情境描寫和融合多方歷史資訊的整合更是推薦大家關注的要點,以實際要素來延伸創造的原創效果也相當具有魅力。但最後還是對於有幾點意見想提出來跟大家討論分享。


首先,我個人認為本作有一個相當大的問題點是在於主角孫毅這個人物。孫毅設定為一名作家,也是故事的主敘事人。但總讓人覺得劇情進展中太常讓他抒發感想了。不論是他個人對周遭環境的想法,或是他眼前上演的人事物等各種景象,那個抒發頻率多到會讓讀者覺得已經影響到故事節奏的地步,如果比對孫毅沒有出現的序章,相信那種感受會更加明顯。


此外,不曉得是作者刻意的設定或是有其他的原因,孫毅的人物塑造有種莫名的浮動感。他似乎並不是要刻劃成那種優柔寡斷或嚴重表裡不一的人物,但是在故事中時常會看到他在情緒表現上的前後衝突。例如他實際上非常愛管事,但常常又表現出想抽手的態度,接著不斷重複這種衝突,很難讓讀者理解這個人到底是怎樣個性的人。若要打趣的說的話,我覺得某種程度上他比鬼番還難懂XD


再來就是本作的結尾,我想這應該也會是看過本書的讀者們普遍會有的疑問。當然我們必須先提出的問題就是 - 本作是否會有續作?如果有,那我想這也就不構成什麼大問題。因為在類似懸疑作品中,這樣的收尾並不是罕見的鋪陳模式。但如果沒有,我想這樣的收尾應該也很難讓人解釋成「開放式結局」或是「留白」。


因為在我的認知中,如果要有效構成這兩種效果,先決條件應該是必須在前面的章節中對相關細節設有伏筆或是一定程度的旁支補述。這樣才有足夠的條件證據,構成讀者猜想的判斷。


但是就本作的狀況來說,在故事的後期其實讓我感覺到進展顯得有點趕,好像必須在短篇幅內就做出收尾的感覺,以致塑造成眾人惡夢的鬼番好像也看到拉幕就也跟著趕下戲了。至於最後的「mail」,假設在沒有續作的前提下,確實還是能達成讓讀者意外的效果,但是在前述諸多條件略顯不足的影響下,那種意外性的強度和確實感是會減弱的。


最後一點是在開始的時候就提及的,本作是作者孫武宏先生在十多年前的著作,文中的敘述當然也是依循當時的普遍認知來描寫。但是在2008年時,霧社事件的領導者莫那魯道所屬的原住民族群已正名為賽德克族,為顧及時代演進和資訊的完全,是否在正式推出的版本中加上註釋會比較好?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