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大詞人況周頤說掌故:眉廬叢話(全編本)

  • 作者 / 況周頤 原著;蔡登山 主編
  • 出版社 / 獨立作家(秀威資訊)
  • 出版日期 / 2016-05
  • ISBN / 9789869296304
  • 定價 / NT$ 400
  • 優惠價 / NT$ 316 (優惠期限至2018/02/28)
  有1人評分    分享:



本書特色

【絕版重現】最新修訂全編本‧新增標點與小標


買了這本書的人也買了


名人推薦

以詞人之筆寫掌故的況周頤/蔡登山

記得在大學時代,讀了王國維的《人間詞話》,其主張:「詩人對宇宙人生,須入乎其內,又須出乎其外,入乎其內,故能寫之;出乎其外,故能觀之。入乎其內,故有生氣;出乎其外,故有高致。」又提出了「境界」說,他說: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第一種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第二種境界:「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種境界:「衆裡尋他千百度,驀然迴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這些話語在詞論界,都已被奉為圭臬,影響極為深遠。尤其是葉嘉瑩教授還寫有《王國維及其文學批評》一書,賡續其詞論。
當時我買的《人間詞話》是和《蕙風詞話》合成一本,因此我得知了況周頤(蕙風)這個人。清詞在中國詞史上被稱為「詞的中興」,上接風騷,蔚為大國;詞人之盛,也超乎前朝。到晚清王鵬運、鄭文焯、朱祖謀、況周頤,被稱為「清末四大詞人」。尤其是況周頤在短短六十八年的生命旅程中,有五十餘年用於詞的寫作中,因此他首先是個詞人,而後才是個詞論家。也由於他是個詞人,因此他將創作的心得,透過他如椽之筆,化為精闢的論述,堪稱知言。《蕙風詞話》和王國維的《人間詞話》以及陳廷焯的《白雨齋詞話》,被譽為「清末三大詞話」,在中國文化史上影響很大,代表了古代詞話的最高水平。
況周頤(一八五九或一八六一~一九二六),原名周儀,以避宣統帝溥儀諱,改名周頤。字夔笙,一字揆孫,別號玉梅詞人,晚號蕙風詞隱。廣西臨桂(今桂林)人。其家族世代書香名宦,是當時臨桂「詩禮簪纓」的望族。況周頤少有夙慧,讀書則輒得神解,六歲已授《爾雅》。九歲補博士弟子員。十歲詩賦可觀。十二歲進入詞學領域,偶得《蓼園詞選》讀之,試為小詞,而沈浸日深,終以填詞為終身事業。
光緒五年(一八七九)中舉人。後官至內閣中書、會典館纂修、江楚編譯局總纂、安徽寧國府督辦等職。光緒十四年(一八八八)自四川入北京,獲觀古今名作,受到端木埰、許玉琢、王鵬運三前輩的指正,尤其與王鵬運同官內閣中書,以詞學相砥礪,寢饋其間者五年。其詞初學蔣捷、史達祖、晚近姜夔。光緒二十一年(一八九五)以知府分發浙江,曾入兩江總督張之洞幕府。光緒二十五年(一八九九)再次接受湖廣總督張之洞之聘。光緒三十年(一九○四)執教於武進龍城書院,二月再次遊歷蘇、杭,成《玉梅後詞》。鄭文焯嘗竊議之,況周頤大不高興,其於詞跋有云:「為倉父所訶」(按:傖父指鄭文焯),從此況、鄭兩人交惡。
光緒三十二年(一九○六)入兩江總督端方幕府,備受信任。此因況氏精通金石碑版之學,而端方於此收藏甲天下。況氏為之審定金石,代作跋尾,凡端方之藏書、藏石諸記,皆出況氏手筆,端方極器重欣賞之。因此次年況周頤刻《阮庵筆記五種》,端方為其題簽。況周頤因此遭人嫉妒,張爾田《近代詞人逸事》曾載云:「時蒯禮卿(光典)亦以名士官觀察,與夔笙學不同。每見忠敏(端方)必短夔笙。一日,忠敏宴客秦淮,禮卿又詆及夔笙。忠敏太息曰:『我亦知夔笙將來必餓死,但我端方不能看見其餓死。』夔笙聞之,至於涕下。」宣統元年(一九○九),端方調任直隸總督,況周頤在南京難以立足,遂至安徽大通掌榷運。宣統三年(一九一一)辛亥九月,於倉促亂擾中,便由大通至上海,而端方入川,為革命軍所殺。
民國成立後,況周頤以清遺老自居,寄跡上海,鬻文為生。時朱祖謀(彊村)居德裕里,與況周頤衡宇相望,兩人過從頻仍,以詞相勵,酬唱之樂,時復得之。然況周頤此時清貧之甚,有無米炊之詞可證。其弟子趙尊嶽《蕙風詞史》云:「自辛亥來滬,與彊村侍郎游,同音切磋,益臻嚴謹,於是四聲相依,一字不易。」是況周頤對詞律態度的轉變,是受朱祖謀的影響所致。民國十三年,《蕙風詞話》五卷校刻完畢。《蕙風詞話》指出「意內為先,言外為後,尤毋庸以小疵累大醇」,即詞必須注重思想內容,講究寄托。又吸收王鵬運之說,表明作詞有三要,曰:重、拙、大。強調「真字是詞骨,情真、景真,所以必佳」。但亦不廢學力,講求「性靈流露」與「書卷醞釀」。此外,論詞境、詞筆、詞與詩及曲之區別、詞律、學詞途徑、讀詞之法、詞之代變以及評論歷代詞人及其名篇警句都剖析入微,往往發前人所未發。龍榆生《詞學講義附記》引朱祖謀稱譽《蕙風詞話》云「自有詞話以來,無此有功詞學之作」並推為「千年來之絕作」。而夏敬觀也說:「夔笙論詞尤工,所著《蕙風詞話》精到處,透過數層。」
民國十五年舊曆七月十三日況周頤完成其最後遺作《詞學講義》,其後即告病倒。五天後,即七月十八日病逝於上海寓廬,葬湖州道場山。袁寒雲輓聯云:「比夢窗白石,老宿成家,盡低唱淺酌,一代詞人千古在。溯漚尹缶廬,殷勤共話,愴子棲清夜,十年江國幾回還。」朱祖謀輓聯云:「持論倘同途,詞客有靈,流派老年宗白石。相依在吾土,道場無恙,死生獨往為青山。」
況周頤有詞九種,合刊為《第一生修梅花館詞》。晚年刪定為《蕙風詞》二卷。又輯有《薇省詞抄》十一卷,《粵西詞見》二卷,聯句《和珠玉詞》一卷。此外,尚著有《詞學講義》、《玉棲述雅》、《餐櫻廡詞話》、《歷代詞人考略》、《宋人詞話》、《漱玉詞箋》、《選巷叢譚》、《西底叢談》、《蘭雲菱夢樓筆記》、《蕙風簃隨筆》、《蕙風簃二筆》、《香東漫筆》、《眉廬叢話》、《餐櫻廡隨筆》等。
況周頤晚年定居上海,留戀清室,以舊臣、遺老自居,崇古不苟,馮煦戲呼為「況古人」。民國創立以來,他不問世事,只結交文友、詞友、戲友,按譜填詞,宴飲酬唱。以鬻文為活,窘困潦倒,自悲自憐,鬱鬱而終。故而王國維《人間詞話》感嘆道:「天以百凶成就一詞人,果何為哉!」。
《眉廬叢話》是況周頤晚年的著作,也是其最負盛名的掌故筆記著作。該書稿約撰於民國二、三年間,況周頤在《續眉廬叢話》的前言中說:
癸丑、甲寅間,蕙風賃廬眉壽里,所撰《叢話》,以眉廬名。乙卯四月,移居迤西青雲里。客問蕙風:「《叢話》殆將更名耶?」蕙風曰:「客亦知夫眉壽之誼乎?眉於人之一身,為至無用之物,此其所以壽也。蕙風之居可移,蕙風之無用,寧復可改。」抑更有說焉:《洪範》:「五福:一壽二富。」蕙風之旨,將使二者一焉,其如青雲非黃金何。孔子曰:「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續吾《叢話》
《眉廬叢話》刊登於《東方雜誌》第十一卷第五號(新曆一九一四年十一月一日),每期刊出數十則,至三百九十四則之後,因搬家之故,但沒改名,是為《續眉廬叢話》。繼續在《東方雜誌》刊登,至第十三卷第二號(新曆一九一六年二月十日)止。而第十三卷第三號(新曆一九一六年三月十日)《東方雜誌》則連載況周頤另一部著作《餐櫻廡隨筆》,至同年十二月十日止(第十三卷第十二號)。網上有見《眉廬叢話》者,除錯字極多外,並非全貌,因漏收《續眉廬叢話》之故。今翻檢當年《東方雜誌》將正、續兩集合為「全編本」,總計五百一十六則。又原刊登於雜誌上只有斷句,並無新式標點,今乃重新點校。又原稿每則緊接在一起,並無小標題,閱讀搜尋不易,今乃參考郭長保先生所加之小標題,以醒眉目,便於檢尋。此書況氏生前並未單獨成書出版,因此知之者不多也。
《眉廬叢話》之內容極為廣博,舉凡宮廷秘聞、官場秘事、金石考據、典章制度、學人風範、藝林趣談,無所不包。足見其人不僅是詞學名家外,其腹笥之豐,難望其項背也。正如〈況蕙風先生外傳〉一文所云:「先生併治金石文字,凡有碑版,無不羅致,得萬餘本,龍門造像得千餘本,至今獲存。又長於許氏《說文》,名聲韻訓詁,潛造精研。故其治碑版,並為淵源之學,兼工考據。於書自經籍百家,至於稗官家言,無不涉歷。讀書決疑,片言立折。」因此他所記述,或為史料獨特,為世所罕見者;或為他於茫茫書海中獨得之心血精華。再以他詞人之筆,含英咀華地寫出,自然不同於其他專寫掌故者,因他含有不盡之意在文字之外也。如他藉「顧千里、黃堯圃拳腳相加」一事來對比他和王鵬運(半塘)之交往也。他云:「道、咸間,蘇州顧千里、黃堯圃皆以校勘名家,兩公里閈同,嗜好同,學術同。顧嘗為黃撰〈皕宋一廛賦〉,黃自注,交誼甚深。一日,相遇於觀前街世經堂書肆,坐談良久。俄談及某書某字,應如何勘定之處,意見不合,始而辯駁,繼乃詬詈,終竟用武,經肆主人侯姓極力勸解乃已。光緒辛卯冬,余客吳門,世經堂無恙,侯主人尚存,曾與余談此事,形容當時忿爭情狀如繪。洎甲辰再往訪世經堂,則閉歇久矣,為之惘然。憶余曩與半塘同客都門,夜話四印齋,有時論詞不合,亦復變顏爭執,特未至詬詈用武耳,往往指衣而別,翌日和好如初。余或過晡弗詣,則傳箋之使,相屬於道矣。時異世殊,風微人往,此情此景,渺渺余懷。」
況周頤與王鵬運同官中書,每於王鵬運之四印齋抵掌夜談,王鵬運對於況周頤詞之尖艷,常有所規誡。又以刻宋、元詞屬為校讎,十餘年間,王鵬運刻詞三十餘家,況周頤助之校勘者多。王鵬運更傳授心法,以「重、拙、大」之論教之,遂啟況周頤晚年《蕙風詞話》之作。他們二人是由文字訂交,而情逾手足者,因此當王鵬運去世時,況周頤深感椎琴之痛,輓曰:「窮途落拓中,哭生平第一知己;時局艱危日,問宇內有幾斯人?」悼哀之切,又云:「吾兩人十七年交情,若零星辭縷,數千言未可終。嗚呼!半塘以矣,余何忍復拈長短句耶?」一死一生,交情乃見。
據一九一五年八月十日(舊曆六月三十日)出版之《東方雜誌》(第十二卷第八號)得知況周頤於此前已代傅彩雲(賽金花)致函冒廣生(鶴亭)求助。張爾田的《詞林新語》載云:「傅彩雲以絕色負名,某名士嫟之,嘗與蕙風同過酩酊,蕙風亦欣賞。迨其官浙東,彩雲少不繼,蕙風為作小箋,詞意婉委,其人為致二百金慰之。」陳聲聰《兼予閣詩話》第二卷〈冒鶴亭〉條云:「民國七、八年間,賽金花老而窮甚,時先生方莞關稅於歐江,詞人況蕙風代其作書向先生求將伯之助,書中有『猥以蒲姿,曩承青睞。落紅身世,託獲金鈴』及『烏衣薄游,寧少王謝』、『有貼乞米,無人賣珠』等語,不知先生有以應之否。」然陳聲聰說致函的時間在民國七、八年間,顯係錯誤,查考瑜壽所作〈賽金花故事編年〉一文(收入蔡登山編《孽海花與賽金花》一書,秀威出版,二○一三),賽金花是在一九一二至一九一六年間第三次到上海為妓,此時年約五十歲。至一九一六年她已得識新歡參議院議員魏斯灵並一同到北京,住於櫻桃斜街。一九一八年和魏斯灵同到上海結婚,婚後又同回北京。一九二一年七月魏斯灵死,賽金花遷居香廠居仁里十六號,在此居住十五年,直至一九三六年以七十三歲病逝為止,沒再離開北京過。因此當以況周頤之記述為正確,若民國七、八年間,賽金花已再婚,衣食無虞,而需救助乎。
〈況蕙風先生外傳〉又云:「庚申(一九二○)北上交伶官梅畹華(蘭芳),延賞備至,翌年辛酉,畹華南來,香南雅集,排日聽歌,為詞張之,幾二百闋,所謂《修梅清課》,飲井水者,庶咸知之。畹華藝特高,不必以詞增重,而詞之足以重畹華者實多。」因此當況周頤病逝時,梅蘭芳特發電致唁,文曰:「況蕙風先生之喪,失舉世之導師、詞家之宗伯,聞者悼之,而環堵蕭然。畹華與之交誼素篤,蕙翁生前,尤加契賞,累為詞張之。頃在京得訊震悼,立電致唁……」亦見風義出於伶官者。
又一九一五年十月七日《魯迅日記》有云:「上午寄二弟書二包:《長安獲古編》二冊,……《萬邑西南山石刻記》一冊、《阮庵筆記》二冊、《香東漫筆》一冊、……」其中《萬邑西南山石刻記》、《阮庵筆記》、《香東漫筆》均為況周頤之著作。況周頤除為著名詞人外,亦治金石碑版及考據之學,他《蕙風簃二筆》曾云:「倚聲家為金石家,是魚與熊掌也」,但思其意,他是想兩兼也。而學者鄭煒明在《況周頤年譜(二〇一四年增訂版)》有按語說:「魯迅之留心於先生之文史筆記及金石學著作,具見其舊學之興趣所在。今讀《魯迅全集》,其中多有舊學之研究,其根底深厚,非一般新文學家可企及,是亦不足為怪矣。」而一八九八年況周頤主講於揚州安定書院,九月移居揚州小牛錄巷,後即著名學者阮元的家廟,有阮元重建的「文選樓」,故況氏此時所撰之筆記名為《選巷叢譚》,又因仰慕阮元自號「阮庵」,有《阮庵筆記》。周作人在一九三八年五月三十一日,撰〈題阮庵筆記〉一則云:「二十七年戊寅端午前三日,隆福寺書估攜此書來,乃收得之」,又云「《阮庵筆記》素所喜愛」,加上一九一五年魯迅的寄書,是周作人先後兩次得《阮庵筆記》。周作人在《書房一角》書中又盛讚況周頤「文筆樸實,風趣閒雅,自有勝地,近代著作中少見其匹」云云。鄭煒明認為可具見魯迅、周作人兄弟二人對況周頤著作之重視與推崇。又說:「向來研究新文學史之學者,皆盛讚周作人散文風格之佳妙,有謂實源於晚明之小品文,然從未有人提及周氏之散文風格,或有受先生筆記文之影響,故特標舉於此,以供治新文學史及研究周作人之學者參考。」
又況周頤有女婿陳巨來(一九○四~一九八四),號安持老人,齋名安持精舍。是傑出的篆刻家,其篆刻被人譽為「三百年來第一人」。張大千諸多印章都是他刻的。出版有《安持精舍印話》。他寫有《安持人物瑣憶》一書,被譽為民國掌故專家。其中有一小節寫到他的老丈人,對這位被王鵬運稱為「目空一切況舍人」的奇行怪狀,玩世不恭,有極為有趣而珍貴的描述,特抄錄於後,可補前人敘說之不足也。

簡介

況周頤(1859~1926),晚清詞學四大家之一。字夔笙,晚號蕙風詞隱。廣西臨桂(今桂林)人。光緒五年(1879)舉人。曾入兩江總督張之洞、端方幕府,復執教於武進龍城書院和南京師範學堂。辛亥革命後,以清遺老自居,寄跡上海,鬻文爲生。況周頤以詞爲專業,致力五十年,早年詞風輕飄、艷麗,清亡後,多寄寓其懷戀清室之意。

《眉廬叢話》是況周頤晚年的著作,也是其最負盛名的掌故筆記著作。《眉廬叢話》的內容包羅萬象,舉凡中國歷代的宮廷秘聞或官場秘事,朝代之典章制度與學人風範,以及許多歷史人物的藝林趣談等等,皆在其品評記述之列。這本況周頤的著作,除了留給後世許多難得的史料蒐集外,也是這位詞人畢生所學之精華。

作者簡介

況周頤/原著
況周頤(1859~1926),晚清詞人。字夔笙,晚號蕙風詞隱。廣西臨桂(今桂林)人。光緒五年(1879)舉人。曾入兩江總督張之洞、端方幕府。其間,復執教於武進龍城書院和南京師範學堂。辛亥革命後,以清遺老自居,寄跡上海,鬻文爲生。況周頤以詞爲專業,致力五十年,受王鵬運的影響,早年詞風輕飄、艷麗,清亡後,多寄寓其懷戀清室之意。與樊樊山、朱祖謀、鄭文焯稱晚清詞學四大家。



蔡登山/主編
文史作家,現為秀威出版公司副總編輯,長期致力於兩岸文化交流。曾製作及編劇《作家身影》紀錄片,完成魯迅、周作人、郁達夫、徐志摩、朱自清、老舍、冰心、沈從文、巴金、曹禺、蕭乾、張愛玲諸人之傳記影像,開探索作家心靈風氣之先。著有:《人間四月天》、《傳奇未完──張愛玲》、《色戒愛玲》、《魯迅愛過的人》、《何處尋你──胡適的戀人及友人》、《梅蘭芳與孟小冬》、《民國的身影》、《讀人閱史──從晚清到民國》等十數本著作。

目錄

目錄

眉廬叢話

第一卷
一 舉止安詳,攸關福澤
二 以翎枝為冠飾考
三 為官但多磕頭,少開口耳
四 牛奇章畢靈岩憐才
五 何紹基典衣償飯錢
六 殺吾君者吾仇也,誅吾仇者吾君也
七 以字形決人生休咎
八 杜鵑新說
九 習詩賦杖一百
十 「春荷」獻疑
十一 糟以諭惡
十二 「孛相」係吳語
十三 董文恪及第前奇遇
十四 郭嵩燾論治亂得失
十五 以水洗水奇聞
十六 補子胡同
十七 以穢物退敵
十八 咸豐駕幸熱河
十九 凌波塘
二十 魏明帝樂府詩
二一 由詹事賜同博學鴻儒科
二二 卿憐詩辨
二三 顧亭林理財
二四 清室相國起居之制
二五 張船山之婦歸
二六 汪容甫老羞成怒
二七 以雜劇諷刺貪官
二八 浙東三傑
二九 唐三藏尚可活,夔一足庸何傷
三○ 以不潔為高者
三一 續立人以謗言傳名
三二 王鵬運《四印齋筆記》
三三 「土匪名士」與「斗方名士」
三四 剛毅嗜錢
三五 「相思病」考
三六 王夢樓有五雲
三七 王可莊大材小用
三八 蘇州機神廟
三九 沈德潛軼事
四○ 稱謂之誤用
四一 嘲縉紳曲
四二 《荊釵記》奇字
四三 宋代神弩弓,明代連發槍
四四 王昶親歷之世態炎涼
四五 誤書諧語
四六 為俄兵闢地納妓
四七 日藏先秦本《孟子》之說
四八 跪禮雖一,其義有別
四九 某知縣魯莽
五○ 金礦與銀礦
五一 特異功能
五二 三科狀元策如出一手
五三 辜鴻銘撰《葉成忠傳》
五四 曾文正力薦左文襄
五五 左文襄腋氣重
五六 嘲交遊詩

第二卷
五七 繆祐孫出國軼事
五八 張文襄雅量
五九 翁同龢潘文勤雅趣
六○ 鮑忠壯事曾文正始末
六一 曾文正輓門生婦聯
六二 弈山兄弟與劉韻珂駐守海防
六三 饒知縣善諛
六四 唐人飲酒貴新不貴陳
六五 鴻儒一名值二十四兩
六六 武人善校勘之學者
六七 割裂試題而褫職
六八 《雙梅景闇叢書》首列異書三種
六九 百文敏軼事三則
七○ 護印夫人
七一 清末財政紊亂
七二 妙對
七三 孫淵如匡正畢靈岩
七四 審賊妙法
七五 李香君小影述聞
七六 柳如是勸錢牧齋殉節
七七 王翹雲軼事
七八 甘文焜殺妾饗士
七九 嘉慶張鐵槍
八○ 文鏡堂官道遇合之奇
八一 誤書致嘲
八二 張之洞幕僚多才俊
八三 古錢幣見聞
八四 潘文勤論書
八五 戲嘲名士
八六 和珅善揣摩聖意
八七 購先人書進呈
八八 繆嘉蕙供奉慈禧軼事
八九 潘曾沂習虛靜而成通照
九○ 閻文介性喜樸質
九一 慧由靜生
九二 沈文肅夫人乞援書
九三 諧聯
九四 晚清時勢與書法風尚
九五 清太廟樹木鳥類保護有加
九六 動植物寄生趣談
九七 光緒帝以社稷壇牧羊
九八 李蓮英藐視福相
九九 公主尊貴視親王有加
一○○ 王陳二人同考異遇
一○一 科場之幸與不幸
一○二 通人韻士不掩貧
一○三 繆蓮仙所輯文章遊戲
一○四 謎詩四首

第三卷
一○五 名字絕對
一○六 半臂非胡服
一○七 祖孫同日而亡
一○八 王相國屍諫議和
一○九 黎培敬因左宗棠及第
一一○ 與繆荃孫戲談字誤
一一一 阮元軼事
一一二 八旗會館壁上諧詩
一一三 曾文正自撰墓碑銘詞
一一四 王之渙〈出塞〉詩可作詞讀
一一五 和珅侍姬卿憐
一一六 相國陳宏謀
一一七 出國工使笑話
一一八 蘇東坡有神智體詩
一一九 燈謎有絕巧者,亦有奇拙者
一二○ 改敕書點金成鐵
一二一 孝欽皇后擬試帖詩
一二二 同治朝赴川考官險遇
一二三 姓名筆畫最少者

第四卷
一二四 龔芝麓尚書軼事
一二五 吳漢槎恃慧狂恣
一二六 盛伯熙得恩遇釋禍
一二七 盛伯熙劾彭剛直書
一二八 顧千里黃堯圃拳腳相加
一二九 孝欽皇后獨寵李蓮英
一三○ 百官迎送慈輿圖
一三一 午門坐班典禮
一三二 以楷法工拙為去取太醫院醫士
一三三 時人之言太半不堪入耳
一三四 入御室吸煙
一三五 太和門火災
一三六 四棄香
一三七 王鵬運宦途坎坷
一三八 李鴻藻受孝哲皇后跪拜
一三九 賽金花義保琉璃廠
一四○ 拱侯奇遇
一四一 金陵訛言城門現巨人影
一四二 都門石刻有絕香豔者
一四三 內閣、翰林院、南書房撰文有別
一四四 御前大臣翻穿之皮外褂
一四五 胙肉須帶回齋宮
一四六 鑾儀衛鹵簿
一四七 屠者驅豕先入東華門
一四八 內閣中書早班制度
一四九 晉銜之罕見者
一五○ 石谷與吳漁山絕交
一五一 易哭庵軼事
一五二 張之洞於詩賦喜對仗工巧
一五三 兩湖節署對聯
一五四 姓名三字同韻同音
一五五 洪秀全、李秀成詩文
一五六 四風太守吳園次
一五七 潘文勤喜誘掖後進
一五八 光緒帝喜食外進饅頭
一五九 大清門
一六○ 旗人科舉
一六一 紅粉憐才
一六二 吳文節絕命詩

第五卷
一六三 李鴻章遭日相侮辱
一六四 特賜莽服與花翎
一六五 和珅不喜內閣諸人
一六六 傳旨申飭須賄內監
一六七 內閣大庫藏書
一六八 會試由內閣舉人中書中式者
一六九 對聯工巧者
一七○ 香瓷種種
一七一 阮元蒙聖諭擢第一
一七二 場屋編號必以僻字
一七三 順天鄉試中大頭鬼
一七四 和珅專權科場
一七五 考試得失不足為怪
一七六 陳兆倫典試軼事
一七七 以猥褻語入史書者
一七八 巧對
一七九 洪昇等被劾案
一八○ 的對種種
一八一 某貝子請開去差缺摺
一八二 腦主慧
一八三 孫淵如科場軼事
一八四 清代博學宏詞科之盛
一八五 毛西河五官並用,朱以載同作三文
一八六 查繼佐吳六奇軼事
一八七 戲詠與繆荃孫同名者
一八八 文武生員互試之制
一八九 廣西鄉試軼聞
一九○ 「恒」、「甯」考
一九一 姜宸英軼事
一九二 黃仲則得畢靈岩知遇
一九三 杜于皇言貧
一九四 詠美人足詞
一九五 咸豐佞臣勝保以貪得禍
一九六 揚州鹽商捐納翎枝
一九七 結拜兄弟相殘
一九八 文人近視趣話
一九九 金石家武虛谷軼事
二○○ 撰張之洞壽文不用之字
二○一 仿滇南大觀樓長聯
二○二 滿人多工於應對
二○三 童試佳句
二○四 石達開與處士熊倔
二○五 再詠與繆荃孫同名者
二○六 中日名詞對照趣談
二○七 劉蔥石得唐製大小兩忽雷
二○八 示萍齋主人〈感懷〉八首

第六卷
二○九 作聯嘲亞伯
二一○ 李鴻章赴日簽約被傷
二一一 議和團偽詔逐洋人
二一二 倣制藝體做八股文
二一三 「夫堯舜,豈非古今大舞臺上之一大英雄哉!」
二一四 「今日朱移尊,明日徐家筵」
二一五 小樓一夜聽春雨,五鳳齊飛入翰林
二一六 撰詩慶新年
二一七 歷史上酒米最賤者
二一八 朱文正與裘文達為至交
二一九 日人之崇儒者
二二○ 清制視翰林至重
二二一 曾文正與江南官書局
二二二 再話近視
二二三 立法杖習詩賦者
二二四 過目不忘者佳話
二二五 擅己所長勿自負
二二六 崔子忠售史忠正騎沽酒
二二七 傅山奇遇
二二八 《長生殿》被劾事再考
二二九 米海嶽以潔癖著稱
二三○ 王漁洋詩弟子善武功
二三一 寒食禁火別說
二三二 梁同書膽大
二三三 嚴九能生而識字
二三四 葉登南避俗如仇
二三五 曾文正劾罷縣令
二三六 「姘」字釋
二三七 從此蕭郎是路人
二三八 廣右古文家與〈計豢龍傳〉
二三九 〈紫韁頌〉
二四○ 玉溪生像硯及蘇翠觀
二四一 壽星五聚
二四二 章高元失青島
二四三 《木民漫筆》掌故
二四四 捷辯
二四五 年少不知詩即作詩
二四六 某太史遺事
二四七 陝西巡撫西琳優禮裁縫
二四八 演戲與做官不同
二四九 戲提調
二五○ 作聯嘲地方官
二五一 陳圓圓陰魂再現
二五二 弔康有為寵姬聯
二五三 吳三桂厚贈故人
二五四 北京政事堂聯
二五五 瓊花豔遇
二五六 百歲翁恩賜進士
二五七 《淮南子》所稱九州

第七卷
二五八 雜種之名見《淮南子》
二五九 詠美人詞十二首
二六○ 京師名伶梅巧玲軼事
二六一 集六朝文為聯
二六二 揚州美人紅蓮
二六三 蘭陵美酒鬱金香
二六四 重次〈千字文〉祝張之洞壽
二六五 鄭板橋戲題佛像
二六六 某女子再嫁軼聞
二六七 四言函書
二六八 贈彩雲校書聯
二六九 泰山帝字碑
二七○ 外國銀幣銅幣名稱
二七一 盧森堡女王抗德軼聞
二七二 王鵬運戲談文不對題
二七三 燕蘭妙選首推四雲

第八卷
二七四 光緒湘社詩鐘斷句精華
二七五 易中實詞警句
二七六 儒士呆絕三例
二七七 以試帖詩詠閨情
二七八 方芷生勸楊文驄死節
二七九 侯方域罵阮大鋮
二八○ 高士奇勵杜訥同膺寵命
二八一 名醫軼事
二八二 盧生名敖
二八三 塔將軍戰馬
二八四 捀子、鉤司、盤術
二八五 蘇州賽神之臂香絕異
二八六 蜀人西昆熊子力戒纏足
二八七 張之洞、劉恭冕痛陳纏足之害
二八八 昔人關係纏足之載籍
二八九 廣西婦人衣裙
二九○ 女扮男裝佳話
二九一 陳迦陵狎雲郎
二九二 鄭芝龍小名鳳姐
二九三 金雞納、尤喀利葛專治瘧疾
二九四 西洋婦女精於天文者
二九五 查氏舊藏寫本《二陸詞鈔》
二九六 朱柏廬先生小傳
二九七 「謙默」、「迂闊」新解
二九八 汪容甫致畢靈岩書
二九九 人意好如秋後葉,一回相見一回疏
三○○ 隨園有三
三○一 陳其年與小楊枝
三○二 張胭脂、春柳舍人、紅豆詞人
三○三 汪容甫竊漢碑
三○四 揚州梅蘊生軼事
三○五 厲鶚姬及女尼皆名月上
三○六 疊韻雙聲自相為對
三○七 牛蹄突厥國

第九卷
三○八 除蟒公
三○九 秀水王仲瞿軼事
三一○ 么妹征苗
三一一 中三元者考
三一二 逢五即有慶
三一三 會試每科必膺簡命者
三一四 吳昌碩科樂樂樂名章
三一五 劉幼丹勘妒婦虐婢案
三一六 王惕甫夫人像印
三一七 周伯甫衛河東君
三一八 任三殺虎
三一九 中書舍人趙再白行狀
三二○ 歷代賣文趣話
三二一 二俠孫據德、周翼聖
三二二 名妓妙玉兒、賽金花義行
三二三 漚尹言詩
三二四 某方伯任誕
三二五 翁同龢孫文恪同科殿試
三二六 少目豈能觀文字,欠金切莫問科名
三二七 劉大刀軼事
三二八 葉節母以詩擇婿
三二九 以數理推算泥胎壽命
三三○ 前門城樓居狐仙辨
三三一 禮自上行
三三二 內閣扁「攀龍附鳳」考
三三三 隨園有四
三三四 楊九娘敬孝而死
三三五 諸葛亮製木牛流馬新說
三三六 汪伯玉夫人潔癖
三三七 清與兩漢賣官比較
三三八 古代機器製造
三三九 狂生杜奎熾之死
三四○ 清有兩張國樑
三四一 陳督都義馬
三四二 愚園有長短人各一
三四三 僧人可娶妻生子考
三四四 西洋人利瑪竇
三四五 蘇東波創詠足詞
三四六 古神工巧匠趣談
三四七 十八般武藝
三四八 于闐貢大玉重二萬餘斤
三四九 吃醋考
三五○ 秦檜夫婦鐵像
三五一 教坊規制及妓女名稱
三五二 秦淮名妓小五寶
三五三 張勤果「目不識丁」印
三五四 李仙根戲刻「自成一家」印
三五五 舒翁父女工瓷玩具
三五六 巨型元寶
三五七 花枝嫁接趣談
三五八 閣中、少房
三五九 李滄溟寵姬賣餅為生
三六○ 徐東癡
三六一 〈別號舍文〉
三六二 齋麵奇聞
三六三 權奸多奇女
三六四 煙草短話
三六五 程長庚與恭親王善
三六六 梅巧玲祖孫並名芳
三六七 〈賭卦〉
三六八 弓鞋唐時已有說
三六九 人有專長,則眾長為所掩
三七○ 巫山神女為王母之女說
三七一 購汲古閣藏書者非王永康
三七二 亡靈現形
三七三 蔡中郎原型為唐進士鄧厂
三七四 蘇頲少時聰悟
三七五 神授廉廣五色畫筆
三七六 「律呂調陽」考
三七七 穆相提攜曾文正
三七八 曾文正與江南人契合
三七九 曾文正遣僕無術
三八○ 左文襄受知於駱文忠
三八一 駱文忠平川
三八二 駱文忠鴆殺石達開子
三八三 李文忠生平未膺文柄
三八四 李文忠得先輩積善之蔭
三八五 李文忠謝邊壽民之劾
三八六 李文忠雅諧
三八七 潘蔚如一藝成名
三八八 湯貞愍諧諷幕僚
三八九 胡文忠與官文釋怨
三九○ 薛生善追魂術
三九一 陸稿薦熟肉奇聞
三九二 奇文〈彌子之妻題〉
三九三 朱一貴以兵法牧鴨
三九四 包神仙退太平軍

續眉廬叢話
三九五 九重開曙色,萬戶動春聲
三九六 集經句為試帖
三九七 陸羽洗南零水
三九八 「大江風阻,故爾來遲」
三九九 莊存與智投骰子
四○○ 將錯就錯
四○一 薛福成薦吳傑
四○二 北京倉場廒變異聞
四○三 左書妙手
四○四 萬文敏雅量
四○五 唐懋公妒三子入翰林
四○六 閻文介自比王安石
四○七 以拽大木罰庶士
四○八 女子男裝
四○九 甌香館非惲南田自有
四一○ 王仲瞿奇行怪跡
四一一 以小姐稱宦女
四一二 咸豐戊午科場案始末
四一三 陳孚恩忘恩負義
四一四 九尾神龜
四一五 異鳥名
四一六 明末禁煙無效
四一七 徐枋〈討蟣虱檄〉
四一八 女尼廣真興衰記
四一九 「杜煎」考
四二○ 臺灣淘金
四二一 川民製金箔
四二二 蜀南產墨猴
四二三 朽思巧合
四二四 王鶚與仙女張笑桃傳奇
四二五 妒婦笑談
四二六 都門三絕
四二七 咸豐帝自號「且樂道人」
四二八 部院衙門當直次序
四二九 丁寶楨斬安得海秘聞
四三○ 諡法「襄」字最隆重
四三一 清代婦人得易諡止三人
四三二 清代賜諡法規
四三三 賜諡外人之制
四三四 索尼以武臣謚文忠
四三五 乾隆朝某典籍官軼事
四三六 辦事翰林與清秘堂
四三七 借書亦須勢力
四三八 試題不明出處
四三九 燭臺考
四四○ 元寶之名由來
四四一 海棠木瓜
四四二 唐熙朝有兩于成龍
四四三 綠營由來
四四四 同治甲子重開鄉試盛況
四四五 同治順天鄉試案
四四六 同治朝科舉磨勘綦嚴
四四七 陳六舟罷官
四四八 都門各衙署小禁忌
四四九 某士人善作對聯
四五○ 鄒壯節軼事
四五一 無愧我心
四五二 劉葆楨因名應讖
四五三 王半塘應試
四五四 曾文正「內疚神明,外慚清議」
四五五 楊繼業佘太君考
四五六 金頭朱家
四五七 回教諸肉不食
四五八 朱竹垞高見
四五九 楊慎九言詩
四六○ 趙爾巽巧用偽工
四六一 忠敏詩
四六二 南書房翰林
四六三 廩餼之稱
四六四 李臣典助曾忠襄克江寧
四六五 李曉暾嗜歌
四六六 明代孫文
四六七 黃種
四六八 張文達激賞魏耀庭
四六九 閻文介張文達暮年入軍機
四七○ 牡丹又名唐花
四七一 葉德輝〈奐彬買書行〉
四七二 吳淞間有巨蜃吐珠之異
四七三 〈秋雁詩〉
四七四 古硯
四七五 李香君詩
四七六 張芬迴文詩詞
四七七 閨秀吟詠
四七八 貧女善吟詩
四七九 柳汁染衣預示狀元及第
四八○ 詩題有絶絶豔新者
四八一 張船山夫人妒而能詩
四八二 龔芝麓夫婦豪而雅
四八三 董小宛等著述
四八四 名流詩社佳話
四八五 閨秀之文武兼備者
四八六 斷炊猶讀書
四八七 少女詩人
四八八 高其倬夫人具卓識
四八九 木蘭身世考
四九○ 高郵露筋寺考
四九一 香光居士者有三
四九二 李虯更名而登第
四九三 陳繼昌連中三元
四九四 王昭平與妻書
四九五 韓偓詩三絕
四九六 艷詩警句
四九七 馬雞
四九八 齣字辨誤
四九九 羅思舉軼事
五○○ 同光五狀元
五○一 查繼佐案秘聞
五○二 陳翠君工詞
五○三 徐兆奎限韻閨怨詩
五○四 朱舜水軼事
五○五 武林陳元贇傳藝日本
五○六 儒士笑談
五○七 施公生祠及笥仙山亭
五○八 開源勝於節流
五○九 陳氏安瀾園,范氏天一閣
五一○ 兩宋宗室命名絕奇
五一一 名奇絕者
五一二 四夢劇有二組
五一三 日本倭歌者
五一四 妓馬湘蘭名硯名印
五一五 石家侍兒印
五一六 陳無已卻半臂


最新評論

會員評鑑等級 我要寫評鑑

禧拓骑士

會員評鑑等級  2016/05/15  此會員所有評鑑

况周颐(1859—1926),晚清词学四大家,一生致力词学,早年词风受其乡贤亦是晚清词宗王鹏运之影响,词风轻扬艳丽,辛亥清覆,词风骤变,多伤家国之悲,多怀故园之恋。民国创建,䰞文沪申,晚年撰写掌故 ...更多

無。

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