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受傷的親密關係中長大

2017-07-30 at 23:30   發表人:李肯特
跛鶴的羽翼--靈術師偵探系列

跛鶴的羽翼--靈術師偵探系列

  • 作者 / 舟動
  • 出版社 / 要有光(秀威資訊)
  • 出版日期 / 2017-06
  • ISBN / 9789869495417
  • 定價 / NT$ 360
  • 優惠價 / NT$ 252
分享:
  

記得看過一個汽車廣告,影片中的父親自陳「我是當了爸爸後,才學會當爸爸的」。然而這句slogan也曾引發一個討論:「到底,何時要『學會』當爸爸?」要先做好預備才生小孩,還是生小孩後邊摸索邊學習?

高雄市立圖書館右新分館屢遭縱火,幾乎同時在中醫師陳倉城醫館隔壁的公寓,發生了一起中年男女燒炭自殺的殉情案。承辦圖書館縱火案的警員林昊義,受妹妹林婕妤之託調查殉情案的概況時,發現兩起案件並非完全獨立事件,也意外地讓一起陳年舊案的真相浮上檯面。

舟動在《跛鶴的羽翼》中,主要想探討的,當一個家庭中的親密關係與連結失衡之後,將對整個家庭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作為一家之主的父親,本該守護著家人的安全與幸福的,怎麼會反倒成為家人揮之不去的夢魘?而一般認為會完全保護孩子的母親,又是如何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而拋家棄子?當家庭動力不再能維繫時,外人又怎麼能給予協助?已經分崩離析的家庭,是否有重建的可能性呢?

作者在本書也提出了幾個處理家暴案件的難題:社工工作繁忙,來自社會的期望又大,在同個崗位上待個幾年已是資深社工,是個很難光靠熱忱與理想就能持久堅守的職業;被行為人(一般習稱受害者)雖有求助的管道,但卻因缺乏自信或其他生活的願景,而裹足不前;行為人(加害者)也可能曾是家暴的被行為人,卻未能有過機會被聆聽到其內在的聲音,同時也可能未曾有機會學習,原來還有不同的問題解決方法;一個人同時可能扮演著行為人與被行為人的角色,然而一般大眾卻可能只看到其中一面。

在傳統的觀念上,男主外女主內,太多教條化的教誨,好像是對性別分工一種諄諄提醒,卻也形成一股無形的枷鎖,讓人們難以跳脫其桎梏,即使是在被認為較民主、講究人權的歐美國家也是如此。

書中出現過好幾個曾在家庭或親密關係中受過傷的人:有自責於因自己的任性,導致父親喪命的警察,並認為母親只照顧著妹妹,卻沒任何關心自己的舉止,直到母親臨終前,這仍是他心中無法卸除的疙瘩;因為家暴導致母親殺死父親,長大後希望能跳脫這股陰影,卻仍不幸碰上家暴丈夫的可憐女子;想幫醉酒的父親收拾環境,卻被父親誤會兒子要奪取他的酒瓶,因而被打瘸了一隻腳的小男孩;因為父親的嚴厲管教與家暴而心生叛逆,想振作卻又遭遇不景氣,只得鎮日借酒澆愁,卻又重新重踏父親腳步的男子;在家暴氛圍中長大,而展現對人群的畏縮,而被診斷為自閉症的小女孩。

深陷家暴泥沼的人,有時候需要的不僅只是公平正義的伸張或制裁,可能更需要有人看到他內在那個受傷的小孩,也許陷在無止盡的自責與悲傷中而無法跳脫,或是缺乏足夠的勇氣改變現狀,抑是希望被發現他正在求助。

不管哪一種情況,他們也許都在祈求著被諒解,過去的傷害無法復原,但未來的路途卻可以被修正,過去的他無能處理曾有的遺憾,但這並非是他的責任。為受過傷的內在小孩賦能,就有可能讓家暴受害者生起勇氣,去面對橫阻在其面前的阻難,或所需擔負的責任。

《跛鶴的羽翼》中可看到作者舟動的用心考據,看到裡面附有的諮商紀錄、沙盤治療的功能與意涵、還有靈術師偵探系列一貫的古籍佐證,當然更不可或缺的推理要素,著實讓人在看完後大呼過癮。

但願那在家庭或親密關係中受過傷的靈魂,都能遇上得以撫慰的抱抱,以再次發現自己的可愛之處。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