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的左右手:朱執信與胡漢民

  有0人評分    分享:
  按讚:


胡漢民,孫中山在世時最推崇的左右手,人稱「太上總理」。
朱執信,身兼孫中山的筆桿子與軍事指導的「太上上總理」。
從辛亥革命至護法戰爭,且看朱、胡二人如何襄助孫文,奠定革命基礎。


本書特色

※歷史課本沒教的民國人物史:朱執信是孫中山倚重的汪精衛之外甥,能文能武,除了是孫中山的文膽外、更是中華革命軍廣東司令。他的英年早逝,促使了孫中山將軍權交給了蔣介石;胡漢民則是在孫中山死後,與蔣中正、汪精衛並列為國民黨三大實力派人物,然而胡漢民卻因為與蔣中正爭權失利,其地位與過往功績便被蔣中正所領導的國民黨所淡化了。

※由曾經近距離與朱執信、胡漢民相處過的汪希文與張叔儔兩人分別執筆回憶


買了這本書的人也買了


名人推薦

【導讀/《孫中山的左右手:朱執信與胡漢民》及其作者】
蔡登山

在孫中山的手下最得力的助手,早期就是朱執信、胡漢民、汪精衛這三個人。就如同作者汪希文所說:孫先生在世時,最推重胡漢民與汪精衛,胡汪二氏常能左右孫中山之行動與主張,偶然發生某項問題,孫中山擬出一項處置辦法,若胡汪均表示同意,便即施行,倘胡汪二氏未同意,或另有不同的主張,孫中山可能放棄自己的意見而從胡汪,此為司空見慣之事。由是黨中有一部分同志,每謂胡汪乃是「太上總理」。而朱執信是汪精衛之外甥,比汪年輕兩歲,他更厲害,當時在黨內,若他同意孫中山之主張,或是另有折衷辦法,結論是孫中山及胡汪又每能接納執信之意見。因此執信當年又有「太上上總理」之稱。

光緒三十年(一九○四)朱執信官費留學日本,入東京法政大學速成科讀經濟。在日本期間,他結識了孫中山。一九○五年七月他在日本東京加入中國同盟會,和汪精衛、胡漢民先後任評議部評議員。自是追隨孫中山,為革命效力,舉凡丁未(一九○七)廣州巡防營之役、庚戌(一九一○)廣州新軍之役、辛亥(一九一一)黃花崗之役,武昌起義後粵省之光復,民國定鼎,討袁、護法,直至粵軍還鄉驅桂在虎門遇害,凡有關廣東之革命運動,幾無役不預。且臨事不避艱險,事後不爭名位,不計毀譽,極受孫中山之倚重。黨人重其志節,致有「革命聖人」之稱譽。

一九二○年九月二十一日,朱執信到虎門調停桂軍與東莞民軍衝突,不幸被亂槍擊中身亡,時年三十五歲。孫中山聞訊自上海南下,曾非常感傷地說:「吾嘗言張靜江有文無武,陳英士有武無文,若朱執信者可謂兼之矣,今桂系雖已驅逐,得一廣東不足以償朱執信之死,我們付出之代價太大,痛哉!朱執信出殯之日,孫中山親臨執紼,潸然下淚,胡漢民等亦不勝悲悼,白馬素車,極一時之榮哀!胡漢民有哭執信詩,詩云:「豈徒風誼兼師友,屢共艱虞識性情。關塞歸魂秋黯淡,河梁攜手語分明。盜猶憎主誰之過,人盡思君死太輕。哀語追摹終不是,鑄金寧得似平生。」

胡漢民自一九○五年在日本東京加入中國同盟會,輔佐孫中山從事革命運動,一直至一九二五年孫中山逝世前後二十一年中,追隨孫先生,參與決策,精誠無間。孫中山的許多重要文稿多由胡漢民執筆,孫、胡二人在艱苦歲月中共同奮鬥,相濡以沫所形成的密切關係是十分穩固而持久的。儘管胡漢民常書生意氣、固執己見,甚至與孫中山發生過多次爭執,但是在大是大非問題上,他總是遵從孫中山,或站在孫中山一邊,孫中山曾對人說:「余與漢民論事,往往多所爭持,然余從漢民者十之八九,漢民必須從余者十之一二。」儘管在孫中山晚年他們對一些重要問題有了認識上的分歧,但胡漢民仍一如既往地追隨孫中山,而中山先生也始終信任、重用胡漢民。

一九三六年五月十二日胡漢民因腦溢血在廣州顒園病故,終年僅五十七歲。南京國民政府悼胡漢民的輓聯是:

乾坤正氣,黨國元勳,偉業贊共和,心力卅年匡大局;
道德恭持,文章經世,精神迥同儕,英靈萬里護中樞。

《孫中山的左右手:朱執信與胡漢民》一書之作者之一汪希文,與朱執信有有姑表之親,朱執信的母親,是汪希文的姑母,而朱執信雖比汪希文大五歲,但童年同在沈孝芬先生書塾讀書,共筆硯者有年。自幼同窗,長又相從,共事於革命工作者十餘年,因此對於朱執信的一切,知之甚深。汪希文說:「朱執信比精衛先生少兩歲,以輩數論,他與精衛雖是舅甥,以年歲論,若兄弟手足而已。」而汪希文又是汪精衛的姪兒,這雙重的關係,使得汪希文是寫朱執信傳的不二人選,他說:「雖然全憑記憶,拉雜成篇,但文內一事一物,皆為有關此一革命先烈之最真實史料。」

汪希文,號子申,是汪兆鏞之子,汪精衛的胞姪。汪希文生於光緒十六年九月初六日(一八九○年十月十九日),只比汪精衛小七歲而已。汪希文是國民黨元老古應芬的高足,民國六年,護法之役,孫中山在粵稱大元帥,汪希文在內政部為簽事(居正、葉夏聲分任部長、次長)。汪希文在抗戰前,不過曾任廣東番禺縣長,後來任國民政府財政部簡任秘書、汪偽政府時任行政院參事,外放浙江省政府委員,兼糧食局長,又調社會福利局局長,再調浙江省第四行政區行政督察專員兼區保安司令,論官階不過簡任一級。

說到汪希文外放浙江省政府委員,兼糧食局長,是民國三十一年汪精衛遣其返紹興掃墓,道經杭州,浙江省長傅式說設筵為之洗塵,席間詢問他在行政院擔任何工作,汪希文答稱核閱財政、實業、糧食三部之公事。傅式說乃邀其擔任浙江糧食局長,汪希文婉謝道:「你的好意,自當感謝,但我此次係奉命返紹興掃墓,倘省署於此時提出此事,家叔可能誤會我來鑽營做官,實有不便,請你另請他人吧!」。翌日傅式說竟電呈南京行政院,請任命汪希文為浙江省政府委員,兼糧食局長。汪精衛接電後,乃徵詢行政院秘書長陳春圃意見。陳春圃答道:「部方與省方鬧意見,歷兩月而無法委出浙省糧食局長,以致影響民食,若由行政院內銓選人員出任,倒是折衷的辦法,今既由傅省長呈請,似可照准。」於是,遂提出行政院會議通過,由汪府任命。

汪希文晚年流落香港,他也是命理學家,於當時的術數界頗負盛名。汪希文於遲暮之年,而尤需賣文為活;以他的詩書傳家,竟效君平賣卜,我們可以體味到他晚景的孤寂淒涼,與生活的清苦艱窘。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汪希文在香港《天文臺報》發表〈紀文已死吾猶生〉一文,記錄了自己的命造。他說:「我今年七十歲,現仍行癸巳運,今年太歲是己亥,己亥與癸巳,是天剋地沖,老早我認為今年該死,但不過四季多病而已,是否臘月可以壽終正寢,只有『天曉得』!幸而乃是太歲剋沖大運,不是大運犯太歲,災咎可望減輕,如能交到明年農曆正月立春節,則以後尚有四年好運,或者因我文字債欠得太多,上天要我還清債務,不容我早日息勞也。書至此,不能無感,因口占兩句云:『海濱寄跡苦岑寂,猶是塵勞未了身』可慨也哉!」四十六天後,也就是一九六○年二月十五日,他服安眠藥自殺於香港沙田萬佛寺。

《孫中山的左右手:朱執信與胡漢民》一書的另外一位作者是張叔儔。張叔儔 (一八九七-一九六二),廣東番禺人。他的父親張德瀛,字采珊,號清音堂。光緒十七年(一八九一)舉人。長於詩詞,亦能繪畫,尤長於畫梅。著有《耕煙詞》五卷、《詞徵》六卷。張德瀛曾為胡漢民的老師,胡漢民在《耕煙詞》序云:「漢民僅八歲時,從師受業句讀,其後格於人事,不復能獲文學之教於師門,每展遺編,未嘗不引以為憾。」胡漢民工書能詩,著有《不匱室詩鈔》。張叔儔與胡漢民及其兄清瑞先生,均為同學,張叔儔是三、四十年代的詩詞家,曾寫過不少詩詞在當時的廣東日報《嶺雅》副刊上發表。如〈得不匱室主人來書賦答〉及〈梅子黃時雨•聽雨〉等。他與黃詠雩也常有詩詞唱和,在雅集中切磋詩藝。一九四七年他與黎季裴、張蔭庭、黎澤闓、胡隋齋、劉伯端、冼玉清、張瑞京、張紉詩等在北園宴集,賦詩唱酬。一九四八年仲冬他與黃詠雩、黎六禾、胡伯孝、朱庸齋、黃耀棨、張紉詩、許菊初,填詞與和答,黃詠雩填一闋〈摸魚子〉,咏木棉絮。他們又同作〈梅子黃時雨〉詞。一九五七年黃詠雩與他離別九年相見,聽說張叔儔擬去南洋,互相倚聲敘別,次韻和答,情誼深厚。

簡介

「執信忽然殂逝,使我如失左右手,計吾黨中知兵事而且能肝膽照人者,今已不可多得。」
──孫中山致蔣介石函中憶執信(1920.10.29)

「本大元帥現因統一建設等要務,啟行北上。仍由大本營總參議胡漢民留守廣州,代行大元帥職權。」
──孫中山令於北上病逝前(1924.11.04)

朱執信是孫中山倚重的汪精衛之外甥,能文能武,除了是孫中山的文膽、與孫中山一起撰寫《建國方略》外,更是中華革命軍廣東司令,幫孫中山策劃革命戰略。而他的英年早逝,更促使了孫中山將軍權交給了蔣介石;胡漢民則與汪精衛並稱孫中山之左右手,備受孫中山信賴而曾替其出任代理大元帥,後成為中國南方實力派人物,與蔣介石互有較勁。本書為汪希文、張叔儔等人回憶朱、胡二人過去如何與孫中山、陳炯明、汪精衛等民初重要人物打交道的事蹟。

作者簡介

原著/汪希文
汪希文(1890-1960),汪兆鏞之子,汪精衛的姪兒。汪希文在抗戰前,曾任廣東番禺縣長,後來任國民政府財政部簡任秘書、汪偽政府時任行政院參事,外放浙江省政府委員,兼糧食局長,又調社會福利局局長,再調浙江省第四行政區行政督察專員兼區保安司令。汪希文續娶江孔殷之十一女江畹徵為繼室,兩人結褵僅一年有餘,江畹徵不幸患淋巴癌,不治逝世。汪希文晚年流落香港,也是命理學家,於當時的術數界頗負盛名。一九六○年二月十五日,他服安眠藥自殺於香港沙田萬佛寺。

原著/張叔儔
張叔儔(1897-1962),廣東人。是中國於三、四十年代的詩詞家,其詩詞在當時的《廣東日報》上發表。曾為胡漢民的同學,其父張德瀛亦曾為胡漢民的老師。

主編/蔡登山
文史作家,曾製作及編劇《作家身影》紀錄片,完成魯迅、周作人、郁達夫、徐志摩、朱自清、老舍、冰心、沈從文、巴金、曹禺、蕭乾、張愛玲諸人之傳記影像,開探索作家心靈風氣之先。著有:《人間四月天》、《傳奇未完──張愛玲》、《色戒愛玲》、《魯迅愛過的人》、《何處尋你──胡適的戀人及友人》、《梅蘭芳與孟小冬》、《民國的身影》、《讀人閱史──從晚清到民國》、《叛國者與「親日」文人》與《楊翠喜‧聲色晚清》等十數本著作。

目錄

目錄
導讀/ 《孫中山的左右手:朱執信與胡漢民》及其作者/蔡登山

輯一:朱執信先生外傳

朱執信先生外傳之一
誕於廣州城乳名曰阿舉
幼小同窗課執信最聰明
替人做槍手不肯入粵籍
赴日習法政加入同盟會
策動倪映典牛王廟起義

朱執信先生外傳之二
新軍事敗旬日行蹤不明
由港返穗甥舅相持而泣
謁見李提督要求遊虎門
奉國父命勸阻精衛北行
筆者隨執信赴香港加盟
自願出力負責運輸工作
與梁氏姊妹圓滿的合作

朱執信先生外傳之三
潛入內地結納綠林豪傑
謝儀仲來香港毀家紓難
辛亥三月廿九起義之役
陳璧君女扮男裝的插曲
函勸李準反正戴罪圖功
李準派胞弟向執信輸誠

朱執信先生外傳之四
倉前街鳳山變成炸子雞
兵不血刃廣東全省光復
綠林豪傑都成民軍統領
昂然進入廣州得意忘形
廣州光復經月不視妻女
胡偕朱廖赴港迎謁國父

朱執信先生外傳之五
為地方除害槍斃石錦泉
黃士龍溜走陳炯明營私
為保留福軍朱執信發狠
廣東成立全省總綏靖處
只敢用公函不敢下命令

朱執信先生外傳之六
邪不勝正金章另謀出路
深夜打電話戲弄陳炯明
陳炯明學樣偏遇著硬漢
既主執法處又長審計處
宋教仁遇刺胡漢民解職

朱執信先生外傳之七
隨岑汪返穗說服陳炯明
銀彈攻勢擊破二次革命
執信太高潔金章太下流
龍濟光想騙執信返廣州
派筆者赴肇慶佐李耀漢
國民黨改組中華革命黨
反對國父與宋慶齡結婚

朱執信先生外傳之八
各地民軍起事無一成功
謀刺龍都督鍾明光成仁
梁啟超反對袁世凱稱帝
李耀漢終決定討袁屠龍
假會議之名欲殺朱執信

朱執信先生外傳之九
杜貢石代表執信赴肇慶
龍濟光垮合陸榮廷督粵
支持李耀漢任廣東省長
捧陳炯明為粵軍總司令
金章被侮辱結怨種禍根
執信東渡後國父被排擠
蔣肅菴先生墓志銘原文

朱執信先生外傳之十
力促陳炯明由漳州回粵
一物治一物嚇倒陳璧君
虎門要塞執信中彈殉國
胡漢民建議設紀念學校
執信早死影響黨國太大

附錄戴季陶遺著〈懷朱執信〉

輯二:憶胡展堂先生

憶胡展堂先生

輯三:胡漢民先生外傳

胡漢民先生外傳之一
童年隨父幕遊各方
博取膏火贍養弟妹
仰慕中山無由通款
劉家小姐一度論婚
言論激烈見忌清廷

胡漢民先生外傳之二
偕吳稚暉東渡留學
初次晤見中山先生
流寓河內化名陳同
我今為薪兄當為釜
痛心良友夢裡哭聲

胡漢民先生外傳之三
突然決定舉事日期
黃克強傷心話經過
趙伯先死於盲腸炎
李沛基從容炸鳳山
胡氏出為首任粵督
隨中山先生赴滬甯

胡漢民先生外傳之四
先嚴詞稿胡氏作序
胡唐出任議和代表

胡漢民先生外傳之五
出任大本營秘書長
與陳少白不歡而散
湘省部隊拒任前鋒
胡氏獻議改道北伐
船中對弈兩盤皆輸

胡漢民先生外傳之六
葉舉要求免胡氏職
胡氏赴贛韶關混亂
國父匆匆下觀音山
北伐大軍退駐福建
滇軍開賭字花盛行
會議席上險遭不測
首次召開代表大會

胡漢民先生外傳之七
國父北上、發表宣言
滇軍謀變、迅即敉平
刺廖案發、捲入漩渦
訪問蘇俄、撰有自傳
蔣胡吳李、相繼下野

胡漢民先生外傳之八
立法院內、鬧狐鬧鬼
精力過人、五官並用
胡詩汪詞、可以並傳
與蔣失和、湯山休養
離滬南來,居妙高台
晤土肥原、話不投機

胡漢民先生外傳之九
蟄居香島、吟哦自遣
在穗創辦、仲元學校
由歐返國、暈倒顒園
發表遺囑、舉行國葬

輯四:粵事憶舊談

粵事憶舊談之一:陳炯明、胡漢民、朱執信
陳氏在黨內談不上資格
成立總綏靖處陳任經略
朱執信可以控制陳炯明
胡都督漢民左右做人難
議而不決胡漢民無辦法
羅文榦筵前自比做媳婦

粵事憶舊談之二:陳炯明討袁,江霞公受累!
陳炯明一身兼三要職
江太史第座上客常滿
自告奮勇北上作說客
陽奉陰違氣走朱執信
汪朱合力說服陳炯明
廣東獨立苦了江霞公

粵事憶舊談之三:龍濟光怎樣逼走陳炯明?
梁士詒擄銀彈南下圖粵
黃士龍不甘心做佈景板
汪道源欣然赴肇任督辦
新官未上任變成階下囚
陳部師旅長皆按兵不動
陳炯明四面楚歌逃香港
金章一念私吞沒三萬元
朱氏太嚴謹金章善逢迎
家用五十元難為朱三嫂

粵事憶舊談之四:民九年前光怪陸離的粵局
朱執信為廣東司令長官
督軍與省長水火不相容
胡漢民陳炯明受封將軍
孫總理率海軍返粵護法
陳炳焜發惡逼走朱慶瀾
莫榮新李耀漢廣州碰頭
陳炯明獲任粵軍總司令
孫大元帥憤然辭職赴滬
陳炯明認賊作父太不該


最新評論

會員評鑑等級 我要寫評鑑

無。

無。

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