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幸福齋隨筆──民初報人何海鳴的時政評論

求幸福齋隨筆──民初報人何海鳴的時政評論

  • 作者 / 何海鳴原著;蔡登山主編
  • 出版社 / 新銳文創(秀威資訊)
  • 出版日期 / 2017-09
  • ISBN / 9789869525183
  • 定價 / NT$ 250
  • 優惠價 / NT$ 198 (新書79折,優惠期限至2017/12/01)
分享:


【絕版史料‧經典重現】

從男女平等、婚姻制度、軍事教育,
到軍國主義及歐洲情勢,
且看民初知名報人如何品評時事,論古說今。


本書特色

●【絕版史料╳經典重現】重新點校、分段、增加小標題,便於讀者閱讀。
○《大江報》副總編輯、《庸報》社論主筆、《愛國晚報》、《民權報》創辦人──何海鳴,針砭時政、分析國際局勢,構成別開生面的時政與社會批評之珍貴史料。


買了這本書的人也買了



名人推薦

導讀 「棄武從文」卻附逆的何海鳴/蔡登山

  他以一個文弱書生,始而投筆從戎,繼又操觚宣傳革命,辛亥革命時武漢首義有他,癸丑討袁,他孤軍據守南京二十餘日,名聞當時。後來不幸在種種挫折之後,聲光頓斂,偃蹇滬上,常為諸小報撰文為生,專談風月。他曾說:「予生二十餘年,曾為孤兒,為學生,為軍人,為報館記者,為假名士,為鴨屎臭之文豪,為半通之政客,為二十餘日之都督及總司令,為遠走高飛之亡命客。其間所能而又經過者,為讀書寫字,為演武操槍,為作文罵世,為下獄受審,為騎馬督陣,為變服出險,種種色色無奇不備。」他就是專寫「倡門小說」的何海鳴。
  何海鳴(一八九一~一九四五),原名時俊,湖南衡陽人。筆名有一雁、衡陽孤雁、求幸福齋主等。他出生於廣東九龍,當七歲時,英國政府強迫清朝租界九龍半島,次年又鎮壓九龍人民的武裝鬥爭,激起幼年的何海鳴的義憤,他後來常對人說:不知今生還能重見其復為中國疆土否!一九○六年,十五歲的他已讀畢五經四史及諸子書,下筆千言。他隻身來到武漢,考入兩湖師範禮字齋,不久因無力支付學費,改投湖北新軍第二十一混成協第四十一標一營當兵,隨後被挑選入隨營下士學堂學習。他當了兩年多下士及下級軍官,在軍隊中組織文學社,與當時新軍中的革命黨人蔣翊武(文學社社長,《大江報》領導人之一)一起,謀求推翻清朝政府。後因事洩被迫退出軍隊,任補習學校國文教員及軍操教習,並創青年學社。此時,湖北革命團體主辦的第一張機關報《商務日報》創刊,他被招聘為編輯,由此開始了報人生涯。
  不久,他又跟隨蔣翊武到《大江報》任副總編輯,並兼做上海《民吁》、《民立》等報通訊員,繼續鼓吹革命。一九一一年七月十七日,他在《大江報》上發表〈亡中國者即和平〉的短評,激憤地痛斥清政府頒佈的憲法大綱,批駁改良派、立憲派分子企圖利用請願等「和平」方式來抵制革命的反動主張。認定「和平」是「亡中國」之道,是走不通的,只有革命才能拯救中國。在何文發表後九天國學大師黃侃更發表〈大亂者救中國之妙藥也〉,湖廣總督瑞澂以「言論激烈,語意囂張」及「淆亂政體,擾害治安」等罪名,於八月一日查封了報館,報紙被「永禁發行」;詹大悲和何海鳴同時被逮捕。這就是轟動一時的湖北「大江報案」。何海鳴先是被關進漢口的看守所,後因整日編戲詞大罵清政府而被押往禮智司,在慘遭毆打後,被判處死刑。在等待行刑之時,辛亥革命爆發,他被解救出獄,出任漢口軍分政府少將參謀長。
  一九一三年宋教仁遇刺案發,中山先生力主討袁。據高拜石《古春風樓瑣記》,敘其事云,黃興於七月十五日入南京,稱總司令,前後僅十四日,因師長冷遹等受敵方賄買,自臨淮不戰後撤。二十八日,黃興決離寧,行前,海鳴謁黃,並說:「袁氏禍國,公為開國元功,當籌其大者重者,暫赴海外圖大舉,海鳴為激發革命士氣,擬統率所有兵力,和袁軍一拼,以示三軍將士之心,皆與公相同,惟有少數軍官不肖而已」。黃興以其志頗壯,給以萬金,叫他相機行事。海鳴便以此款發動幹部。八月八日,海鳴入居都署,再宣佈獨立,申電討袁。下午第八師師長陳之驥帶衛隊百餘人到都署,陳為馮國璋的女婿,與馮早通消息,他和海鳴素未謀面。一見海鳴,看他身材僅及中人,容貌也不出眾,對之頗為輕視,便大聲道:「你是什麼人?」海鳴道:「我何海鳴也」!之驥迴顧衛隊:「把這革命黨扣起來」!陳衛隊中不少是廣西籍,相顧疑愕,以何海鳴三字與胡漢民音相近,誤以為即胡漢民,出來後,告訴同鄉弟兄:「胡漢民是孫中山先生左右手,怎能讓革命偉人聽人宰殺?而忍心坐視」!這話一傳十,十傳百,立時傳遍軍中,時第八師兩廣籍弟兄在半數以上,韓恢見弟兄們竊竊偶語,查知其詳,便同平常和海鳴接近的那些幹部同志商量,不如將錯就錯,來發動一下。遂率眾百餘人呼噪入督署,一路喊:「釋放胡漢民」!「大家來解救革命偉人」!把陳之驥嚇得跑了,大家擁海鳴出,稱代黃興為臨時總司令,韓恢副總司令。不久,袁軍馮國璋、張勳兩部,自浦口、揚州分道渡江,把南京團團圍住,雷震春諸將也各率各部,從長江順流而下。海鳴倉卒中偕同韓恢並其參謀伏龍三個人,編整所部抵拒敵軍於堯化門,前後凡二十餘日。那辮子軍既殘且暴,張勳又有「攻下南京,任憑自由三日」之言,一個個志在必得。何海鳴孤軍獨戰,補給又感無著,直至八月三十一日,事勢已無可為,海鳴於敵軍進城時,尚匿在草堆中,想乘機化裝脫逃,後因搜查甚緊,避入日本海軍陸戰隊成賢街之駐屯哨所,至九月十日,始化裝乘日輪東渡。他後來回憶道:「癸丑秋,九月一日,金陵城破,集敗軍戰於雨花台,台陷,兵盡竄,炮彈如雨下,予憩於草地,倦極,歌聲乃作,同輩力止之,此情此景,使人不忘。」
  他在日本還繼續從事反袁鬥爭,據說當時袁世凱曾懸賞十萬元購何海鳴之頭,袁世凱死後,何海鳴常以此自炫。他在《求幸福齋隨筆》中說:「流徙東瀛後,閒無一事,欲另編一項羽傳名曰《楚霸王》,以少參考書而罷。一日抑鬱甚,信口吟七律一,其詞曰:『人生如夢復如煙,明日白頭今少年。不向風塵磨劍戟,便當情海對嬋娟。英雄兒女堪千古,鬢影刀光共一天。沒個虞姬垓下在,項王佳話豈能傳?』」。
  一九二一年底,何海鳴痛下決心,從此獻身說部,鬻文為生。他將一篇倡門短篇小說〈老琴師〉寄給周瘦鵑,並附了一封信說:「我有一肚子的小說,想要做,叫世人知道我不是沒心胸的。」〈老琴師〉在《半月》雜誌刊出後,「頗得閱者讚許,即新文學家亦有讚可者。我遂決心為小說家矣!」
  「九一八」事變時,中國民眾群情激憤,何海鳴在此後的一段時期,也曾連續發表了不少政論,反對日寇侵略,不料五年後,他竟出任天津《庸報》社論主筆兼文藝部長,成了附逆的文人。《庸報》原是董顯光和蔣光堂在一九二六年在天津創辦的報紙。該報很受知識份子的歡迎,在天津報界的地位僅次於《大公報》和《益世報》。日本侵略者為了達到製造反動輿論,破壞中國人民團結抗戰的目的,一九三五年由茂川特務機關指派臺灣籍特務李志堂出面,以五萬元祕密收買了《庸報》,李志堂任社長。從此《庸報》刊載的內容多為日本同盟社和日本報刊提供的稿件,其觀點完全站到了日本侵略者的立場上,《庸報》因此受到社會輿論的譴責。報社中原來留下的報人紛紛離去。此時賣文鬻字均告失敗,生活拮据又渴望過上「幸福」生活的何海鳴於是在李志堂的威脅利誘下,加入了這個漢奸報的班底。
一九三八年,日寇為了加強對輿論的控制,在天津一面取消了《大公報》、《益世報》等半數以上報刊和所有私人通訊社,只保留《庸報》、《東亞晨報》、《新天津報》等幾家報刊;另一方面糾集剩餘各報負責人及編輯、記者,組織「天津新聞記者協會」,內定何海鳴為偽「記協」理事長。
  一九四○年日本在太平洋戰場上陷於不利地位,不得不壓縮後方的開支,集中力量支撐戰局。一九四四年採取了華北報紙統一管理的方案,在北京成立《華北新報》,其他城市成立分社。一九四四年四月《庸報》也被改名為《天津華北新報》。由於日方各派係之間的相互傾軋,何海鳴被日寇遺棄了。
  不久,他遷居南京,深居簡出,閉門思過,在這一時期他寫了不少考據的長文,如〈猴兒年說猴〉、〈三六九說〉、〈神道之火與民生主義〉、〈中國鞠躬禮〉、〈中國的數字談〉等,他又恢復了賣文為生的生涯。他在一九四五年初,開始撰寫回憶錄《癸丑金陵戰事》,但未及完篇,於一九四五年三月八日在貧病交加中死去。他以辛亥革命的功臣,後來棄武從文,成為小說名家,但晚年卻投敵,成為附逆文人,旋又遭日寇遺棄,在抗戰勝利前他就貧病而死了。

簡介

何海鳴,曾任《大江報》副總編輯,文學「鴛鴦蝴蝶派」重要人物!

《求幸福齋隨筆》出版於一九一六年,是民初奇人何海鳴的作品,他亦官亦民,允文允武。創辦過《愛國晚報》、《民權報》等報紙,並擔任《大江報》、《庸報》主筆,也曾參與辛亥革命和討伐袁世凱的戰役。本書集結近百則小短文,內容包含:針砭時政、國際局勢分析、第一次世界大戰戰情、戲曲評論、中西名人祕聞。抒發作者對時局與往事的所思所感,構成別開生面的時政與社會批評之珍貴史料。本次絕版重出更重新點校、分段、增加小標題,便於讀者閱讀。


「夫婦制度誠屬不良,在中國不自由之結婚其結果也,非男子壓制女子,則女子壓制男子,憑其智力互為主奴,魚水和諧殆同虛語。……」──〈夫婦制度誠屬不良〉

「將來大戰之後,國界問題究能打破否?此尚不能預言。然有可以斷定者,將來必有國際法廷能操絕巨之勢力以裁判國際上之衝突,不許有殘暴之行為,且此法廷乃較海牙平和會高出數倍,可斷言也。……」──〈國際法庭將來會產生〉

作者簡介

何海鳴 原著

生於一八九一年,卒於一九四五年,原名時俊,字一雁,筆名衡陽一雁、求幸福齋主。文學「鴛鴦蝴蝶派」(哀情小說)重要人物。積極創辦報紙,曾任《大江報》副總編輯、《庸報》社論主筆兼文藝部長,並先後辦《愛國晚報》、《民權報》、《僑務》雜誌,著有《海鳴叢書》、《孤軍》、《黃浦血淚》、《琴嫣小傳》、《娼門紅淚錄》、《此中人》、《求幸福齋隨筆》等書。曾是黃興同學,支持辛亥革命,後參與國民黨二次革命討伐袁世凱,失敗後流亡海外。袁世凱倒臺後返回中國,靠寫小說鬻文為生,然卻諸事不順,窮困潦倒。九一八事變後,受日方經濟利誘而加入日方所控制的報紙,替日方從事文章宣傳,並出任汪精衛政府憲政實施委員會委員,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因預算不足而遭日方遺棄。貧病交加下,於抗戰結束前夕病死於南京。

蔡登山 主編

文史作家,曾製作及編劇《作家身影》紀錄片,完成魯迅、周作人、郁達夫、徐志摩、朱自清、老舍、冰心、沈從文、巴金、曹禺、蕭乾、張愛玲諸人之傳記影像,開探索作家心靈風氣之先。著有:《人間四月天》、《傳奇未完──張愛玲》、《色戒愛玲》、《魯迅愛過的人》、《何處尋你──胡適的戀人及友人》、《梅蘭芳與孟小冬》、《民國的身影》、《讀人閱史──從晚清到民國》、《叛國者與「親日」文人》與《楊翠喜‧聲色晚清》等十數本著作。

目錄

編輯說明
導讀 「棄武從文」卻附逆的何海鳴/蔡登山
序言/何海鳴

獨愛項羽
關羽天人也
何必勸項羽學勾踐乎?
劉邦之奸巧
拿破崙為失敗英雄
拿破崙一生愛國
拿破崙之精神
不以成敗論
人生必多尋事作
曹操殺呂伯奢
能容小人方成君子
血性男子
蘇軾作〈戰國任俠論〉
談艷情小說
人生不能作拿破崙,便當作賈寶玉
心之所安
何必作痛哭流涕之賈誼
和平亡國
君子與小人
性惡性善
緣何亡國罪西施?
成敗不可測也
李涵秋《廣陵潮》是奇書
才子佳人
林述慶克復金陵
林琴南著書報答林述慶
小說家如何描寫女人方是妙筆
紅娘傳書是憨者
美人汗香乎?
拿破崙亦擅為文
孔子假公以泄其私忿
致友人信函
王金發不矯作
張丹釜善罵人
英雄不失赤子之心
願為言情小說家
情海茫茫,望之興嘆
情之所鍾,更甚於空氣
武伶抗日經過
所謂真樂也
六祖《壇經》短偈
傲睨自高
有愛念斯有樂趣
素人政治家
優秀軍人當受贍給
唱劇之樂
拿破崙堅毅過人
中國舊劇為詞不雅訓
《李陵碑》哀婉激揚
舊劇唱詞甚佳
花蕊夫人之名句
西施沉江?
詩人心中懷抱
金聖歎批杜牧詩
讀書善化煉者始得真金
讀名家書信言之有物
金聖嘆善讀書、善批書
湯顯祖辭文意遠
湯顯祖批評今人之文集
鄭板橋與金聖歎均是快人
《鏡花緣》有男子纏足
女革命家所言差矣
男女教育要平等
晚近英雌目空一切
男子可憐
夫婦貴相知心
夫婦制度誠屬不良
談愛情之種種
崑曲與京劇
劇作者要諳音律
俗伶無法改良戲劇
上海婦女新裝扮
送報人措詞駭人
上海近有女子新劇
野知事害民
乞丐之衣服
對袁世凱之評價
談婚姻制度
元太祖成霸業,但鮮人道之
元朝敗亡之因
元朝有種族歧見
明朝叔姪爭大位
南北貧富有殊
以佛事救國寧非奇事
軍事教育要整頓
兵不厭詐
日本武士道精神
日本軍國主義
總統非神授也
歐戰亦起因於軍國主義
歐洲的社會主義
國際法庭將來會產生
有和平而不能坐享
袁世凱之專制必敗
不可不言武事
歐戰中不願見法國敗
佩服德人之雄風
英國與德國之戰
國際公法之不可恃
土耳其與德國聯手
比利時宜支配現勢
比利時應脫去中立
比利時面臨抉擇
土耳其亦面臨生存之抉擇
義大利背盟而守中立
英人驅印度人於戰場
歐戰中最遭不測者莫如波蘭
戰爭是無聊之事
武備軍事不可廢
教訓實即是侵略
中國當加強軍備
歐戰給國人切身之教訓
中國成為歐戰之博注
歐戰瑣談
金聖嘆批《推背圖》
《推背圖》三十四象指太平天國必敗
《推背圖》三十五象指英軍火燒圓明園
《推背圖》三十六象指慈禧庚子西狩
《推背圖》三十七象指清亡後南北共合
《推背圖》三十八象指歐戰
《推背圖》三十九象指日本侵華
《推背圖》四十象似指民國四年事
《推背圖》四十象後實無從推測
《推背圖》四十二象有「美人自西來,朝中日漸安」之句
《推背圖》五十九象似指世界大同
《推背圖》之跋言
張邦昌屢遇奇運
各省方言以蘇州語為優
男女之情
教育兒童宜循循善誘之
陸放翁為情所困
怪人龔半倫
風流才子龔定庵
伶人汪笑儂
奇異的死法
世事如棋局
朱元璋的手書
相思到死無他語
天地之妙句,以詞為多
詞與詩不同,曲又與詞不同
填詞作曲須曉七聲
譚鑫培改腳本易唱法
陰平聲不能耍腔
舊劇唱詞用中州音、吳音、鄂音
譚鑫培何以在上海不受歡迎
附和模仿難有進步可言
西人好奇心理
西人處處求真知
神而通之,變而化之
日本受中國文明之教化
甲寅年多亂事
鬼之有無
慘死者始有鬼
麻木不仁者永無翻生
張獻忠之「七殺」
人口過多必致大亂
關外馬賊來自山東
招馬賊不可行
馬傑與華僑
色隱
救妓女出火坑
鴇母無人權觀念
娼妓保護條例
娶妾之惡習
也談貞節
不知風雅為何物
讀《小青傳》
所謂志願娼
上海名妓陸蘭芬
名妓亦有英雌
英雄不怕出身低
蘇妓之盛未可限量
紅袖添香伴讀書
被賣為妓者之心聲
妓女何處呼冤?
對妓女亦當重其人權
毀其肢體、炙其玉面,是亦可悲也
不可唐突美人
不解風雅以博美人歡心
天下男女之不可憐恕者
英雄亦是浮名而已
馮延巳的千古詞句
女子心情貴在婉轉
古今兩位柳河東
柳如是奇情俠骨
吳三桂真乃負情之人
孝莊后誘降洪承疇
明亡釀於一婦人
名士與美人
才子佳人相互標榜
吳歌真有趣
包天笑寫歌詞,別開生面
粵謳音柔而直
吳語小說甚為精緻
青樓名已不見風雅
文人詞客能曲諒女子
稱女子為禍水真無道理
上海女子新髮髻
上海女子服式與美術有關
日本和尚可以娶妻
籌安會之主張令人失望
痛快淋漓之文章必理直氣壯
文人之筆如武士之劍
情書之所以動人
真者自然耳
善惡在一念之間
好事難長,歡情易去
情海苦眾生
人有特性始靈
所謂大丈夫
數理為體,軌則為用
不自由毋寧死
青年為社會進步之機軸
青年宜養浩然之氣
仁為智勇之根本
真正大學問家之腦筋
大丈夫做事宜提得起放得下
組織青年團體甚好
孑然一身,全靠朋友
徐健侯之子過繼給我
凌大同之書無法付刊
汪旦庵胸無城府
凌大同之論社會主義
凌大同之短篇小說〈雁兒劫〉
結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