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靈守護之地

  • 作者 / 凌徹
  • 出版社 / 要有光(秀威資訊)
  • 出版日期 / 2016-04
  • ISBN / 9789868995482
  • 定價 / NT$ 320
  • 優惠價 / NT$ 240
  有9人評分    分享:


我們殺了他們?
不,他們的心臟還在跳動,記憶被其他人繼承,他們還「活著」……
人類的罪惡,都將在「這裡」淨化昇華──


本書特色

1.老牌推理作家原創長篇推理小說力作,挑戰「換心」後的人格改變這個科學不敢承認的禁忌話題,並在最後提出大膽道德踩線的導正社會概念。
2.設定符合現實,「無緣社會」的背景導致了巨大的驚人農場計畫。結局感人,強調了親情與真善美的可貴。
3.邏輯伏筆清晰,所有線索都充分揭露在故事敘述中,與推理迷讀者展開公平且刺激的智力對決!


買了這本書的人也買了


最新評論

延續良善的意志

2016/03/31

又是相同的夢,夢裡她與一名面容凶惡的男子激烈爭吵,雖然從男子手中 掉落的刀子被她撿了去,但最後還是難逃一死,她被男子猛力推了一把, 身體翻出了陽台、朝地面墜落,打從三個月前進行心臟移植手術後,這樣......

閱讀分享《聖靈守護之地》心臟的記憶

2016/03/15

 患有擴張性心肌症,曾經換過心臟的她,經常清楚地夢見有男子拿刀逼近,一番掙扎她搶到刀子,然後那人把她推下樓,她只看到無表情的臉;她夜夜被嚇醒,不知何原因會夢見這樣記憶清楚的夢,上網搜尋發現,很多接受心......

超越生命極限的守護,21公克的重量......

2016/03/14

生命真的有辦法超過身體壽命的極限,在科技的輔助之下得到延續嗎?傳說人死後會少了21克的重量,而它就是靈魂的重量,在科學理性無法證實的靈魂層面,是不是隱藏了引導人改惡向善的秘密? 一起懸案最後居然......

為了更美好的未來而產生的必要之惡,是「善」還是「惡」?

2016/03/14

  乍聞書名,受到「聖靈」二字影響,以為這是本以宗教信仰為題材的作品,然而故事卻從一名被惡夢糾纏的女子說起,之後導引到女子是在接受心臟移植手術後,才開始頻繁做著被殺的惡夢。就在你猜測或許在她換心的同時......

關於《聖靈守護之地》

2016/03/14

由重複夢境的殺人事件,“她”帶出了第一條主線的要旨「人類的記憶與性格是否能透過器官移植轉移到另一個人的身上?」而藉由獨居者不斷地失蹤案件,“他”帶出了第二條主線的質疑「火星移民計畫是否成真,那些人離開......

沉睡的心臟,交錯的時空─《聖靈守護之地》

2016/03/13

對於書中人物的交錯,性格的養成,以及他們之間的層層關聯,確實以自己的頭腦來講,實在不容易做個詳細分析跟推理,同時也無法從後面結局去了解究竟是怎麼回事?我想還是照著故事情節順序保持愉快閱讀就可以,剛開始......

『如果近墨者黑是必然,那麼能不能讓赤者去改變那些黑?』

2016/03/13

開場就直接破題──我覺得這是一本很好看的小說作品! 本來推理的小說就是我比較喜歡的類型,而在這本《聖靈守護之地》中,又多了那麼點哲學性,值得讓人思考。有點汗顏的是,自從國中時期看過一本華文推理作品之......

嚇!換器官換人格?!

2016/03/10

本書一開始以一場夢作為揭幕,夢中一名男子想要用刀子殺害另一名女子,最後則以兩人不幸雙亡為夢劃下句點,原因不明,不過看來像是一場情侶間的爭執。而這場不明夢卻又導向另一個凶殺案,兩個從表上看來並沒有任何關......

適合新手入門的推理小說

2016/03/07

因移植器官而改變性格、不自覺去幹壞事的驚悚題材很常見,東野圭吾也寫過一本《變身》。這本更加碼,接著幾樁失蹤事件還扯到登月球的農場計畫,像是往人體實驗路線走。 如果靈魂是在心臟,並把原來的記憶一起帶過......

名人推薦

【導讀】從神的犯罪到人的犯罪:凌徹的推理拓荒之路
文/陳國偉(國立中興大學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副教授)
  2013年5月,台灣書市出現了一本有著詭譎黑色封面的長篇推理小說,作者的名字對許多年輕推理讀者有些陌生,故事講述著一個會將委託人殺害的偵探社,以及一篇記載著偵探即將殺害委託人的小說,更神秘的是,這篇小說的作者竟然真的成為兇手,並且在殺人後自殺。這本有著離奇謎團、結構複雜的作品,就是凌徹的《殺人偵探社》,而這是他出道17年後,出版的第一本推理小說。
  這個對很多人來說彷彿才初登場的作者,其實對台灣五、六年級世代、特別是長期關注《推理》雜誌的推理迷來說,早就是耳熟能詳的。1996年9月,他以亞特為名,在《推理》雜誌發表了第一篇作品,中篇小說〈列車密室消失事件〉;將近一年半後,他更換筆名為凌徹,在1998年1月發表了第二篇同為中篇的〈重力違反殺人事件〉(發表時由雜誌更名為〈反重力殺人事件〉),此後便一直使用這個筆名。但接下來他又沈寂了數年,直到2004年他才開始陸續在《野葡萄文學志》、《挑戰者月刊》、《Mystery》等刊物與出版品,以每年一篇的速度,分別發表〈白襪〉(2004年2月)、〈與犬共舞〉(2005年5-6月)、〈幽靈交叉點〉(2006年6月)等作。其中〈幽靈交叉點〉更翻譯成日文,刊登於《ミステリーズ!》2008年的6月號上。
  大概從第二篇開始,凌徹便逐漸發展出他的創作風格,也就是兼具「日常性」與「幻想性」。〈白襪〉、〈與犬共舞〉的故事立足於我們一般人的生活情境,是偏向日常性的作品,但〈重力違反殺人事件〉、〈幽靈交叉點〉則是充滿了強烈的幻想性謎團。像是〈重力違反殺人事件〉中死者被目擊屍體漂浮在半空中,似乎是與飛碟的傳聞有關,而〈幽靈交叉點〉則是在狹窄的巷弄中,機車與汽車在無法閃躲的十字路口交會,但最後竟然相互穿越過去。
  這種匪夷所思的幻想性謎團設定,其實與台灣推理小說近廿年的發展息息相關。從日治時期開始,台灣便已出現推理小說的創作,當時主要流行的兩個子類型是完全虛構的「偵探小說」,以及改編自真實案件的「偵探實錄」。然而戰後因為國家文藝政策的推行等大環境因素,推理小說的發展為之停滯,一直到1980年代《推理》雜誌創設,鼓勵本土創作才又再度復甦。雖然當時《推理》雜誌在刊登作品的型態與派別上非常多元,本土作家的本格創作也有不少佳作,但在創辦人林佛兒的理念主導下,以松本清張社會派為代表的寫實主義路線,仍具有重要的主導地位。然而到了1990年代中期,當時20歲世代的創作者對於此趨勢感到不滿,希望能夠回到本格的路線,當時對他們最有吸引力的學習典範,便是小說謎團具有高度幻想性的島田莊司。
  筆者在自己關於台灣推理小說的研究著作《越境與譯徑》中曾梳理過這段歷史,並注意到凌徹在當時也積極參與了這項「本格復興」工程。由於當時台灣出版社引進島田莊司的小說種類相當有限,比較具代表性的只有《占星術殺人事件》、《奇想、天慟》與《斜屋犯罪》,因此在1996到1997年間,網路上出現許多讀者自行翻譯的作品,像凌徹便陸續翻譯了《出雲傳說7/8殺人》第一章,以及〈某數字的風景〉、〈奔跑的死者〉、〈線鋸與Z型〉等篇,部分發表於當時最活躍的網路介面bbs推理連線版,其他則是由推理迷在私下相互流傳。
  此外,凌徹更在翻譯的基礎上,創作了充滿島田莊司風味的〈重力違反殺人事件〉,本以為是超自然現象的事件,最後在系列偵探方揚的偵察下,透過縝密的邏輯性推理予以解謎。日本學界有將受到村上春樹影響的作家稱為「村上的孩子」此一說法,若要數算台灣推理作家中的「島田的孩子」,那最早發表相關風格作的凌徹,當之無愧地可以算是第一個。
  不過,相較於後來崛起的台灣創作者,或是透過各種超自然想像以滿足謎團的幻想性,或是受到台日合辦「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中島田所提倡的以新科技為核心的21世紀本格啟發,而生產出具有科幻性質的推理創作,不約而同地將小說帶離現實世界。凌徹卻試圖在他的小說世界中,建構出一個可以跟現實密切互動,但仍保有一定程度幻想性的犯罪舞台,他不將謎團與詭計置放於充滿「架空」設定的世界,反而是立足於相當紮實的日常基礎上。這點從他過去的中、短篇作品中已見端倪,〈幽靈交叉點〉裡的街道空間,其實是根據台灣城市的真實條件所設計,若不是在台灣的街道型態中,這個謎團其實是無法成立的。而更重要的是,凌徹並不將他的犯罪型態,設定為人力所難以企及的,也因此他的犯罪者,絕非超越現實極限的「超人」,透過這樣的途徑,貼合回現實。而這樣的一種思維,更是一路延續到《殺人偵探社》,以及這本新作《聖靈守護之地》。
  推理小說究其本質,其實是一種努力在制約中尋找出口的類型,它由許多內在規則所建構出來的文體秩序,來對創作者進行書寫的規範。2000年以後崛起的台灣推理創作世代,鮮少不受到島田莊司的啟發與制約,然而最大的差異在於,島田莊司的創作,清楚地對應著他背後深刻的本格推理傳統,所有的日本作家不論是要悖離,還是要歸返,終究是有著這樣一個傳統可以與之斡旋。而島田的傑出才能在於,當日本自身已經透過江戶川亂步、橫溝正史、松本清張的接續努力,建構出本格應該遵守的、或應該被顛覆的日本化在地傳統;而島田再度迎來了西方之力,一種重新召喚愛倫坡,但又能作到和洋折衷的魔幻式謎團,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是「神話的系譜」,用凌徹曾在評論中的用語,則是「神的犯罪」。也因此,島田莊司作為這個世代創作者精神血緣上的父親,其實帶來的核心問題是:台灣的本格傳統是什麼?這個傳統不能只是西方或日本的純粹模仿物,而應該是真正可以被認可的,一種「台洋折衷」或「台和折衷」的本格傳統,但顯然這個問題,在現階段的台灣推理發展中,還尚未真的被思考與論辯。
  然而凌徹現階段的創作實驗,卻已然浮現出專屬於他的特殊書寫位置,一種建立於「日常性上的幻想性」,相當程度地回應了前述的問題。作為台灣推理史意義上的,曾經的「島田的長子」,凌徹其實通過類型敘事秩序上的「離開父者」,也就是放棄島田莊司「神的犯罪」謎團,另起「人的犯罪」式的謎團與詭計,同樣還是在幻想性的基礎上,但卻讓整個類型的內在秩序與敘事結構,走向新的開放性。而我認為這正是寡作質精的凌徹,在這漫長的摸索與拓荒過程中,為台灣推理所找到,新的出路可能。

簡介

「你知道嗎?科學無法否定,人的靈魂,就存在於心臟裡。」
「也就是說,心臟移植會導致靈魂的轉移。捐贈者的靈魂會寄宿在移植者的身上,讓他們的記憶與個性慢慢改變……」

當《天使心》遇上《PSYCHO-PASS心靈判官》──

女孩經常做著同樣的夢。在夢中,她和男人激烈爭吵,最後遭到殺害。她曾經動過心臟移植手術,懷疑夢境就是捐贈者被殺害的過程。或許在她移植心臟的同時,也接收了捐贈者的記憶,而被害人正在與她「申冤」……
為了不再被惡夢糾纏,她委託偵探調查,希望能得知這起殺人事件的真相。只是,真相往往不會符合我們的期待,反而帶來更殘酷駭人的結局。就連偵探本人也被捲入盤根錯節的跨國陰謀中。
在無緣社會中一一消失的邊緣人,心臟移植者之間不可說的秘密,據傳將人類送上火星的移民計畫……所有難解謎團都指向神秘且機密的「農場實驗」。在這塊巨大的器官移植秘地中,即將揭曉震撼世界的奇想!

作者簡介

凌徹
推理小說創作者,臺灣推理作家協會會員,MLR推理文學研究會成員。
1996年以〈列車密室消失事件〉刊登於《推理雜誌》143期,之後陸續在數本雜誌上發表作品。
短篇推理〈幽靈交叉點〉在2006年發表於《Mystery》,2008年被翻譯至日本的推理小說雜誌《ミステリーズ!》,同年亦刊載於《歲月.推理》雜誌。
2013年出版長篇推理小說《殺人偵探社》。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