眷眷明朝──朝鮮士人的中國論述與文化心態(1600-1800)

眷眷明朝──朝鮮士人的中國論述與文化心態(1600-1800)

  • 作者 / 吳政緯
  • 出版社 / 秀威出版(秀威資訊)
  • 出版日期 / 2015-11
  • ISBN / 9789869212748
  • 定價 / NT$ 320
  • 優惠價 / NT$ 288
分享:


★本書榮獲2013年中央研究院黃彰健院士學術研究獎助


本書特色

1.本書榮獲2013年中央研究院黃彰健院士學術研究獎助
2.中韓關係研究論著,時間跨越200餘年,徵引29種《燕行錄》+32種朝鮮士人文集--「本書最大的貢獻在於突破『遺民』課題一向自囿於中國史範疇的侷限,開啟從比較的角度、以中國為參照對象探討中朝關係之新頁,使『朝鮮史』與『明清史』得以合流。所得論點多所創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名譽教授 林麗月


買了這本書的人也買了



名人推薦

【序】林麗月(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名譽教授)

  西元一六四四年,明清鼎革,中原易主,對當時的中國士大夫來說,此一變局並非王朝政權的尋常更替,而是華夏文化的顛覆淪亡,時人以「天崩地解」、「乾坤翻覆」形容甲申之變,最能反映明清鼎革創巨痛深的士人心境。而易代之際,知識分子或堅持抗清,舉家殉國,或隱逸田間,拒仕新朝,其所面臨的生死抉擇與出處憂懼,則持續受到近代學者關注。近二十餘年來,「明遺民」久已蔚為明末清初最重要的研究課題之一。
  然而,所謂「遺民」究應如何界定?學界的看法並不一致。大體而言,過去相關研究定義的「遺民」,有以下三種說法:第一種是由「易代」與「不仕」著眼,認為遺民是指「易代後不仕新朝的人」,可以何冠彪教授為代表;第二種說法主張取決於易代之際知識分子對自身身分之認定,即王璦玲提出的︰「應指凡自覺為『遺民』,或自覺對於前代應有一種『效忠』之情操者,不論其是否為當時社會或後代史家定義為『遺民』,皆屬在內。」王成勉教授則將遺民定義為「在明末或是鼎革之際出生,但拒絕認同新朝的人。而不認同的方法可以很多元,也很豐富的來表達。」上述三種對明清之際「遺民」的定義,也標識了明遺民研究側重思想史、文學史、政治史、社會史的不同視角,唯不論取徑為何,其一向置於明清「中國史」的脈絡考察,則並無二致。
值得注意的是,明清易代之際,不認同新朝與「自覺」為明遺民者,實則不僅見於中國,域外的朝鮮在明亡以後,仍以「崇禎」「永曆」紀年,直至十八世紀,朝鮮對明朝記憶的「停格」與書寫仍處處可見,朝鮮士人金鍾厚(1721-1780)在寫給洪大容(1731-1783)的信中說:「所思者在乎『明朝後無中國』耳。」他說的「中國」,自然不是地域,而是指文化。從這個角度看,明亡以後,朝鮮對明朝的眷念與文化認同,不僅與中土的明遺民不稍遜色,甚且比清朝的儒生更「中國」。
本書以「眷眷明朝」為題,由晚明至清中葉的中朝交往切入,聚焦於與中國類似卻又不同的「遺民」議題上,透過朝鮮士人在中國與朝鮮有關「明朝」的討論,並以清朝儒生作為參照對象,考察朝鮮思明文化的論述、實踐及其終結的曲折過程。作者不僅深入析論朝鮮燕行使在文化交流的過程中如何實踐「思明」,更關注考掘朝鮮使臣歸國後的反應與影響。整體而言,本書最大的貢獻在於突破「遺民」課題一向自囿於中國史範疇的侷限,開啟從比較的角度、以中國為參照對象探討中朝關係之新頁,使「朝鮮史」與「明清史」得以合流。所得論點多所創發,其犖犖大者如︰
本書指出,朝鮮的思明文化雖屢有承襲之處,但仍不乏嬗變之跡。清代朝鮮使臣從未在清人面前說出前明各種弊政的「實情」,而是極力讚揚明朝的美好。作者認為此種「選擇性書寫」(selective narration)實為朝鮮使臣一種特殊的交流技巧。而透過考校不同版本的《乾淨衕筆談》,作者發現朝鮮人為了順應國情,改動了原始的版本,造成文義丕變,也是另一種選擇性書寫。凡此俱可見其思明心態變化之幽微。
而有關朝鮮北學派士人對「中國論述」的闡釋,前此學者往往著眼於「和清」的一面,認為朝鮮「放棄」了尊周論,回到和平相處、學習中國的立場。本書則指出,清乾隆年間,朝鮮燕行使實是有鑑於朝鮮國內改革之需要,以及清中國強盛的事實,因而提出一個新的中國論述,而此一新的中國論述並無礙於過去「思明」的傳統。換言之,「思明」與「尊清」不僅不相衝突,而且相輔相成。
此外,本書更別具心裁地考察清初以降中朝雙方的「明史著作」,透過《燕行錄》中諸多有關「明朝」的書寫,凸顯朝鮮士人對明朝歷史的嫻熟,以及清朝儒生對前代故事的陌生。作者指出,相較於同時的清朝士人,朝鮮燕行使對「明朝」更顯熱衷與熟悉,「明朝」漸成雙方歷史認知的分水嶺。一方面,中朝各自的歷史書寫,形塑了清初以降幾個世代對於「明朝」的認知;另一方面,十八世紀朝鮮內部的明史書寫也面臨了新的挑戰,朝鮮主體性與獨尊明朝的論述互相競逐,導致朝鮮中國論述與文化心態的轉向,是為眷眷明朝之「尾聲」。
本書原稿為作者就讀本系完成之碩士論文,相關討論涵蓋的時代,上起明萬曆二年(1574),下迄清乾隆年間(1736-1795),跨越兩百餘年之久,較之若干小題大作的論著,在史料的搜羅、理解與運用上更具挑戰性。本書則不僅徵引了二十九種《燕行錄》、三十二種朝鮮士人的文集,而且運用過去學界未曾注意的歸莊《明季逸事野錄》、盧元昌《明紀本末國書》等明清古籍,及朴世茂《童蒙先習》、李萬運《紀年兒覽》、嚴璹《忠烈祠志》等未見引用的朝鮮史料,展現作者不避繁難的史家心志與敏銳信達的文獻解讀功力。論文撰寫期間,先後榮獲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暨2013年中央研究院「黃彰健院士學術研究獎金」之獎助,對作者潛心撰述無疑是莫大的鼓勵。2014年十二月,作者以優異成績通過碩士學位口試,並榮獲本系2015年郭廷以先生獎學金獎助本書出版。作為本研究的指導教授,筆者於教學相長之餘,欣見作者學思益進、論述益精,亦深感與有榮焉。

林麗月 誌於台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 2015年8月

簡介

1600-1800年代的朝鮮王朝,竟然也曾經歷從「去中國化」到「本土化」的過程?
1644年,明朝滅亡,原為皇明屬國的朝鮮自此開始了「思明」的文化現象,本書時間跨越兩百餘年,徵引29種《燕行錄》和32種朝鮮士人文集,完整探討晚明至清中葉,朝鮮士人對於「明朝」的討論,並以清朝儒生作為參照對象,考察朝鮮思明文化的論述、實踐及其終結的曲折過程;以及朝鮮燕行使歸國後的反應與影響。

*本書榮獲「郭廷以先生獎學金」獎助,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專刊」第38號

作者簡介

吳政緯,1989年生於雲林北港,成長於後山臺東。東華大學歷史學學士(2012)、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碩士(2015),現為臺灣大學歷史系博士研究生。研究領域為明清文化史、中朝關係史。曾獲史語所2013年「黃彰健院士學術研究獎金」,並有〈寓思明於志怪:董含《三岡識略》的歷史書寫〉、〈從中朝關係史看明清史研究的新面向〉等專文發表於學術期刊。

目錄

出版緣起
序/林麗月

第一章 緒論
 楔子
 第一節 研究回顧
 第二節 研究方法與史料
 第三節 章節安排
第二章 再造鴻恩:朝鮮燕行使的明清印象與選擇性書寫
 楔子
 第一節 朝鮮使節的明朝印象
 第二節 從「文化中國」到「現實中國」
 第三節  選擇的書寫:「朝鮮意志」的實現
 第四節 另一種「選擇」:思明文本的刊落
 小結
第三章 思漢之詠:朝鮮士人的中國論戰
 楔子
 第一節 東亞世界的思明問題
 第二節 《乾淨衕筆談》的刊行與論戰
 第三節 新華夷觀:18世紀朝鮮士人的論述
 小結
第四章 奉朝始終:「明遺民」的大義覺迷
 楔子
 第一節 朝鮮與中國的明末清初故事
 第二節 清朝的華夷辯論:《大義覺迷錄》
 第三節 歷史問答:中朝士人的「明史知識」
 第四節  從「中國」到「外國」:心態的轉變及其尾聲
 小結
第五章 結論

後記
付梓後記
徵引書目
附錄 朝鮮王朝與明、清中國對應表